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女子订婚前5天遭男方杀害:二人数次分分合合

Fri Oct 23 2020 07:18:31 GMT-0700 (PDT)
cover



  最新消息:

南昌市公安局新建分局今天下午发布通报,25 岁犯罪嫌疑人王某龙将妻子易某杀害并抛尸在赣江大桥周边水域,王某龙已经被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警方通报显示,10 月 13 日,上周二,两人因琐事口角,当晚王某龙在家中将易某杀害。警方 10 月 16 日下午接到消息,在赣江扬子江水域发现一具女尸。

东方网联系到被害人易某的母亲张芳(化名),她告诉记者上周六(10 月 17 日)傍晚, 订婚宴 前一天,她赶到女儿女婿家里,却发现警方正在拍照、固定现场证据。 那个时候我差点就崩溃了。

易某和丈夫王某龙相识三年,易某比王某龙大三岁,两人的恋爱一直未得到女方母亲张芳的认可。但去年,他们还是瞒着家里悄悄领了结婚证。

考虑到木已成舟,男方今年也已买好婚房,张芳开始接受事实。双方家长约定在上周日(10 月 18 日)正式补办一个 订婚仪式 ,邀请双方亲友欢聚一下。

然而, 订婚宴 的前一天(10 月 17 日),女儿女婿的电话都打不通。想到女儿也已好几天不接自己电话,只在微信上寥寥回复几句,不放心的张芳决定到女儿家看看。不料,等待她的却是女婿将女儿杀害的噩耗。王某龙也就是在 10 月 17 日被警方抓获。

10 月 18 日,是 28 岁的小雅和 25 岁的刘东(化名)订婚的大喜之日,但是 10 月 17 日,小雅的母亲张芳(化名)突然联系不上了自己的女儿,到达女儿的婚房才发现,小雅已经遇害。不仅如此,张芳还从知情人处获知,小雅是在 10 月 13 日被刘东杀害并抛尸,这期间,刘东用小雅的手机、假借小雅之名,与家人及朋友联系,营造小雅一切正常的假象。目前,刘东已被警方逮捕。

图片 订婚仪式前 5 天被丈夫残忍杀害

10 月初,刘东告诉张芳,自己要和小雅订婚了, 他说他父母只有双休日才有时间,让我选个订婚的日子。我虽然一直不看好这个男孩,但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当时想着订婚就订婚吧。 张芳说,自己将二人的订婚日定在了 10 月 18 日。

10 月 15 日,在小雅已经遇害的情况下,刘东继续和张芳商榷订婚的酒店, 刚开始他们家提出了一家饭店,我们两家人之前在那里吃过饭,但是距离较远。我们就推荐了一家附近的酒店,刘东也答应了。

10 月 17 日上午 9 点 23 分,张芳在微信上向刘东发起语音聊天,但刘东未接听,并回复张芳:还在睡觉。张芳和丈夫便告诉酒店的工作人员,当天下午,刘东会和其母亲到酒店确认最后的桌数。同时,张芳通知了自己的亲朋好友,明天小雅订婚的消息。

10 月 17 日晚上 6 点,酒店的工作人员给张芳打电话称,你女婿家还没有人来,我们都在这里等他,没办法下班。张芳接到电话后非常生气,认为自己已将订婚的消息告知了亲友,刘东却酒店还未订好。张芳随即拨打了女儿的电话,电话处在关机的状态,刘东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张芳开始给女儿和刘东发微信, 我当时就好急的,我说我求求你们,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心急的张芳拨打了刘东母亲周梅梅(化名)的电话, 给周梅梅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不接,最后一次接了,她说,听到孩子那边拿刀杀人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张芳赶紧打车前往女儿的婚房,在路上,张芳报警,称女儿失踪了。张芳到达后发现,屋内已经有多名警察正在拍照,屋子门口有一双小雅的鞋子。

吓坏了的张芳还来不及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感觉自己忍不住要上厕所,从二楼跑到一楼的过程中,张芳看到了周梅梅和三个女人正在往楼上走去。等张芳上完厕所回到女儿的新房时,周梅梅已经离开,后来张芳数次拨打周梅梅的电话都无人接听。

张芳当时急于找到小雅,但警察不允许其进入,并将张芳带到了公安局,张芳将正在外面吃饭的丈夫也叫了过来, 到了公安局后,警察问我爱人,你今年多大了?我爱人说 53 岁,警察说,你身体还好不?这一下我们一切都明白了。 得知女儿遇害的消息,张芳几近昏厥,被送往了附近的医院。

情绪稍平稳后,张芳向警方要求,自己想看一眼女儿,但是警方表示, 别看了,你会受不了的,已经面目全非了。 小雅的家属从警方处获悉,刘东将小雅在家中杀害后,用袋子装尸体运到了家附近的鱼塘并抛尸。经过鱼塘的菜农看到了浮在水面的尸体后报警。

不过对于刘东的作案时间,警方一直未向家属透露。据张芳说,事发后自己和丈夫去小雅上班的南昌市一家法院收拾女儿的遗物,正巧碰上了公安局去法院调查刚离开,法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张芳夫妇,警方已经确定小雅是 10 月 13 日遇害的。

10 月 21 日晚上,津云新闻记者采访了刘东的母亲周梅梅,周梅梅说,刘东是个 好孩子 , 我儿子很善良,是个好孩子,他很喜欢小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周梅梅说,自己平日不与刘东与小雅生活在一起,不知道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矛盾, 我儿子什么事都没跟我说,如果告诉我我肯定让他去自首,不会到今天这样。

丈夫作案后用妻子手机与亲友联系

张芳向津云新闻记者回忆,从 10 月 14 日至 10 月 17 日,自己与女儿一直没能 说上话 。

这期间,我给我女儿打电话打不通,我就问刘东你们在哪?刘东说自己要去一个朋友那里,小雅和闺蜜去买菜了。我说让小雅给我回电,但当天我也没等到女儿的电话。第二天,我又给女儿打电话,无人接听,我就给小雅发微信,问她在哪里?小雅回我说和刘东的母亲上街买东西去了,我就问她那怎么电话都不敢接,小雅回,怕自己说错话。 张芳说。

图片 图片 刘东在微信上和小雅母亲商榷订婚的事宜

10 月 17 日,张芳为即将订婚的女儿去商店买项链,将几款相中的样式拍照在微信上发给了小雅,刘东用小雅的手机回复了张芳。

在 10 月 13 日傍晚至晚上,小雅和同事小雨(化名)、闺蜜夏夏(化名)分别用语音聊了天。

13 日 17 点 30 分至 18 点 10 分,小雨和小雅在微信上聊天, 我那天 5 点半才下班,就和小雅说了一声。小雅说我都到家了,你怎么才下班。我们就聊了一会工作的事情。当时小雅发的是语音,能确认是她本人。

10 月 14 日一早,小雅没去单位上班。小雅通过微信文字的方式告诉小雨,自己肚子不舒服,请假了。直至 14 日晚 10 点多,刘东都在用小雅的手机回复小雨的信息。

图片 刘东用小雅手机回复小雨的微信截屏

10 月 15 日早上 8 点 32 分,小雨问小雅, 今天来上班?,此时刘东虽然依然用的是小雅的微信,但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口吻, 她昨天干呕大半宿,今天带她去医院看下,昨天硬扛着不去 。下午 5 点 27 分,小雨再次通过微信询问, 好了点没有啊 ,刘东再未回复。

图片 刘东用小雅手机回复小雨的微信截屏

小雨说,当时自己并未想太多,但是 10 月 17 日、18 日两天周末在家,翻看与小雅的聊天记录,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小雅回复我微信总是很及时,无论我发什么内容都很快回复。但是从 14 日开始,回复的间隔时间很长。10 月 19 日一早,小雨得到了小雅遇害的消息。

夏夏也曾在 10 月 13 日 18 点 30 分至 19 点在微信上与小雅联系, 因为我们俩每周或半个月都要约一次,那天我微信告诉她,那个周末不能约了,我要去北京出差。当时她用语音回复了我,我们大约聊了半个小时,之后几天因为我工作比较忙,就未与小雅联系。

小雅的离开让亲人与朋友痛苦不已,他们试图找到造成这一结果的端倪,但是小雅身边人都告诉津云新闻记者,二人在一起的三年多时间里,从未发现刘东有暴力的倾向。

刘东性格很内向,在大家面前不太说话,对小雅百依百顺,有点像我们现在说的犬系男友。我觉得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平时应该有一些迹象,但没有任何苗头。刘东很软弱,文化程度也不高,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很会为自己找借口。有时候小雅觉得刘东某件事做得不对,他能找出千万个理由为自己辩解。我们平时在一起,他们偶尔会有一些矛盾,但从未激烈得争吵。 夏夏说。

小雨认为刘东是一个 正常人 , 很热心,很腼腆的一个人,性格温和。小雅也和我说过,因为自己性子比较急,但刘东性格很好,小雅发脾气时刘东也不会和她争吵,都是等冷静下来两个人再沟通,很少有激烈的争吵。

不过除了性格比较互补外,在身边人眼中,刘东都是一个没有责任心、不值得托付的男生。

意外带来的 相识

三年前,生活中本没有交集的小雅和刘东,因为一场 事故 ,命运交织在了一起。

2017 年,小雅驾车出了事故,与其他车辆发生剐蹭,便选择报警处理。刘东当时是南昌市东湖区交警大队事故科的一名辅警,在处理交通事故的过程中,小雅和刘东相识。据小雅母亲张芳回忆,二人相识不久,刘东便对小雅展开追求, 他说自己是交警大队的正式员工,是民警,两个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就开始谈恋爱了。

小雅在南昌市一家法院工作,是办公室的一名文职人员,平时负责一些打印文件的工作,不算特别忙碌。小雅外形条件很好,性格开朗, 每个人看到她都会忍不住感叹一句真是好可爱啊!的那种女孩子。 小雨告诉津云新闻记者。

同时,夏夏透露,小雅的家庭条件也同样优越,从未感受过生活的压力。而且因为小雅的父母离异,小雅的母亲十分宠爱这个唯一的女儿,对小雅就百依百顺。

小雅和刘东谈恋爱后,随着双方了解的深入,刘东这才告诉小雅,自己没有正式编制,是一名辅警。虽然对刘东的 欺骗 感到惊讶,但小雅并未就此分手,而是选择继续与刘东在一起。但小雅的母亲张芳对此事颇有微词,认为张东一开始利用了小雅的 单纯 与 重感情 。

图片 夏夏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刘东和小雅在一起后,就辞掉了辅警的工作, 工资太低了,也没有什么发展,小雅也希望他这么年轻能出来闯一闯,后来刘东就决定出来了。 至案发前,刘东一直在做销售相关的工作。

二人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了后,刘东到小雅家吃了一次饭,而后刘东突然 没打招呼 住到了小雅的家中, 刘东说自己的母亲脾气太暴躁,不想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就突然搬到我家来住了,跟我们大人连招呼都没打。 张芳介绍,刘东的母亲周梅梅(化名)总共有三段婚姻,在第二段婚姻中生下了刘东,而后周梅梅又再次结婚并生下一个男孩,因此刘东由外婆抚养长大,与母亲及继父的关系并不亲密。

夏夏说,在小雅和刘东谈恋爱期间,小雅也多次和朋友谈及了刘东的家庭情况, 小雅跟我们说,其实刘东挺不幸的,他母亲结婚三次,他是第二段婚姻的儿子,生父是一个广东人,早年就离开江西回到了广东。他母亲再婚又组建了家庭,生了儿子。因为刘东的继父也不喜欢他,所以他一直在家里是一个多余的人,从小就处在一个比较压抑的状态下,所以造成了一个比较内向的性格。

家人和朋友不满的 相恋

虽然对刘东的行为感到不满,但因为对女儿的宠爱,张芳也就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但让张芳没想到的是,住在一起后,刘东的行为愈发让张芳 看不惯 , 这个男孩非常懒惰,没有礼貌,又不求上进,而且性格好内向,不善于沟通,有点扭曲的那种,一点也不阳光。一有时间就去房间睡觉,也不运动,我就很不看好他。

张芳回忆,在 2017 年年底,刘东和小雅之间不知发生了什么矛盾,刘东又 没打招呼 搬了出去,张芳当时认为二人已经分手,感到很高兴,张芳告诉女儿,这个男生不值得交出真心,很不成熟。没想到,两个多月后,刘东又搬了回来, 我女儿说,妈妈,他又来找我,我们和好了,我女儿又被他哄得团团转了。

张芳称,从那时开始,刘东就住到了自己的家中,直到 2020 年过年前,二人再次发生矛盾,刘东搬到了自己的母亲家去住。在张芳看来,这共同生活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刘东像个 闷葫芦 一样,几乎从未做过任何的家务,吃完饭就马上躲到房间去睡觉,对长辈很不尊重,出来进去也从不跟长辈打招呼,除了小雅外,不跟家中的任何人沟通。

面对刘东的种种表现,张芳数次劝阻小雅,希望小雅能尽早结束这段恋爱关系, 我给我女儿做思想工作,我说你应该找一个人格比较健全的、人品好的、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的、很有修养的,起码有稳定工作的男孩作为你的终生伴侣。我给她做了蛮久的思想工作,但是一直做不通,我女儿说喜欢这个男孩,爱这个男孩,对他没有任何要求,能包容他的缺点。 小雅的坚持,让张芳感到无奈。

不仅是小雅的母亲,小雅的朋友也对刘东感到不满。夏夏认为,刘东文化层次低,性格很内向,很软弱,没有责任心,这三年来,一直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一直在做销售,但在每家公司工作都超不过三个月,也挣不到什么钱,小雅曾告诉夏夏,刘东从未给过她钱,二人的生活支出几乎都是小雅在承担。

小雨也多次劝说小雅,刘东的家庭情况太复杂,刘东的母亲又很强势,不如再考虑一下。

瞒着所有人的 领证

因为小雅是独生女,张芳对小雅颇为宠爱与疼惜。在无法改变女儿想法的情况下,张芳和丈夫选择接受,并对女儿和刘东送上了祝福,希望两个人能相亲相爱。在刘东住在张芳家中的这段时间,张芳将刘东视作自己的儿子看待,照顾有加。

但是让张芳没想到的是,在已经支持二人关系的情况下,小雅和刘东背着所有人偷偷领了结婚证, 去年 5 月份还是 6 月份我忘了,我在给他们打扫房间的时间看到了结婚证,这才知道俩人已经结婚了。我很生气,我就问他们,我都已经接受了你们的关系,也祝福了你们,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背着我们呢? 张芳说,当时刘东一声不吭,小雅说是在刘东的要求下去领证的,领证当天,刘东哭了,反复说 我终于得到你了 ,这让小雅颇为感动。

夏夏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小雅和刘东领证也同样没有告诉身边这些关系亲密的朋友,后来自己曾追问小雅,为何突然选择领证,小雅回答说: 刘东告诉她,我们领证吧!不要顾及别人的看法,勇敢一次。 夏夏说,小雅就像对这个男生 着了魔 一样,瞒着所有人,跟刘东去领证了。

夏夏回忆,在二人领证前,曾有一次较长时间的分手, 他们两个人分分合合了很多次,2018 年这次分手时间很长,是刘东提出来的,我们当时作为朋友都劝小雅,分手挺好的,这个男生没有担当,跟他在一起能幸福吗?但是没想到,2019 年俩人又复合了,没多久就去领了结婚证。

小雨对这次 分手 印象颇深, 确切地说是因为两个家庭的矛盾吧。这个男孩的家庭比较复杂,他想跟小雅结婚,但是他母亲一分钱不出,而且他母亲对小雅很不满意,觉得小雅比他儿子大 3 岁,他儿子可以找到更好的。 小雨回忆,当时小雅也很生气,告诉刘东, 如果你父母什么都不给的话,你也要做好准备,那我也不会跟你妈妈有什么往来。而且你母亲不满意我的话,咱俩分手就是了。

矛盾无法化解,刘东选择和小雅分手。但很快,刘东就开始找到小雅要求复合, 小雅说刘东很难过,连工作都不去了。 小雨称,因为看到自己的儿子分手后失魂落魄到工作都无法进行下去,刘东的母亲不断找小雅的麻烦, 他母亲找过来骂小雅,说小雅带坏了他儿子。

本以为二人关系就此结束的小雨,却没想到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 有一天刘东来找小雅,说所有事情都解决好了。 原来刘东在走投无路之下,找到了自己亲生父亲,亲生父亲同意,为刘东买婚房,并承担刘东结婚的费用。刘东母亲在这种情况下,也同意了刘东和小雅的恋情。

其实当时小雅还是有犹豫的,她自己本身条件就很好,我也劝她,男孩家庭太复杂,母亲又是那种不讲理的脾气,正好分了就分了。但是小雅说,觉得刘东很可怜,好好的一个男孩从小经历了这些,小雅最后还是心软了,同意了复合。 小雨回忆。

图片 不尽如人意的 婚姻

小雅和刘东复合后,甜蜜了一段时间。据小雨介绍,刘东的父亲买了婚房后,刘东主动向小雅提出,要带小雅去做公证, 公证如果俩人将来离婚的话,这个房子无偿给小雅 ,小雨说,公证后,小雅和小雅的朋友都对刘东的看法有了改观。

今年 8 月,小雅和刘东搬进了新房。9 月,小雅做了胆囊切除的手术。这个手术,让小雅和刘东发生了争吵。手术当天,刘东陪着小雅来到了医院,在排队过程中,刘东突然说单位开会,要离开两个小时。但小雅认为,随时可能排到自己,到时候需要家属签字,如果刘东不在,自己就无法手术。同时小雅告诉刘东,如果单位有事应该提前告知,小雅就让自己的母亲陪同前来。虽然最后刘东向单位领导请假陪着小雅做了手术,但这个事情依然让小雅很不开心。

在术后恢复的过程中,刘东每天早出晚归,一直是小雅的母亲张芳来到他们的新房照顾小雅。小雅向小雨抱怨,刘东什么事情也不做,回家就是捧着手机和同事聊天,有时候半夜了还在聊工作。小雅作为一个病人,每天还要收拾屋子,照顾他们俩共同养的猫。小雅对此感到情绪很低落。

在小雨看来,小雅与刘东因为长期与长辈生活在一起,一直处在被照顾的状态下,直到二人搬出至新家独立,会因为生活中的琐事发生一些矛盾。

记者从警方处获悉,该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中。津云新闻将持续关注此事。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