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最近在中国发现的高致命“琅琊病毒”是什么?

Fri Aug 12 2022 09:59:54 GMT-0700 (PDT)



cover

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宣布发现了亨尼帕家族(Henipavirus family)的一种新病毒,该病毒家族已知曾在人类中导致过高致命感染爆发。

研究小组表示,在2018-2021年期间,“琅琊亨尼帕”病毒(Langya henipavirus,简称LayV,俗称“琅琊病毒”)在中国至少造成35人感染。

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8月4日发表的一封信中科学家们写道,没有迹象显示“琅琊病毒”可以通过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传播。他们还表示,感染源可能来自动物 - 该团队发现有证据表明鼩鼱可能是病毒的天然宿主,但这仍需进一步的研究证实。

在中国发现的这35个病例中,有26例得到了仔细研究。研究揭示,所有病人都出现发烧,有些病例还伴有诸如疲倦(54%)、咳嗽(50%)、头疼(35%)和呕吐(35%)等症状。科学家还发现了肝功能(35%病人)和肾功能(8%)的一些异常现象。但还没有关于任何致死的信息。

BBC采访的专家们说,新病毒的发现并不意味一定将会发生新的大流行。但亨尼帕病毒科新病毒的发现令人担忧,因为这一家族其他病原体之前曾在亚洲及大洋洲引起过(疾病)爆发和严重感染。

“没有热点”

引起这些爆发的是“琅琊病毒”的“表亲”,它们分别是亨德拉病毒(Hendra henipavirus ,简称HeV)和尼帕病毒(Nipah henipavirus,简称 NiV)。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数据,亨德拉病毒很罕见,但致死率高达57% 。

就尼帕病毒而言,在1998至2018年所报告的爆发中,其致死率为40-70%。这两种病毒都会引起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问题。

印度曾在2018年遭遇过已知的尼帕病毒最严重的爆发之一,在印度喀拉拉邦邦,19例确诊病例中有17例死亡。

由于使用不同方法以及由不同国家、不同时期所提供的数据差异,很难将此数据与新冠死亡率相比较。然而,可以说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的杀伤力在疫情爆发时明显高于2019年12月首次在中国爆发的新冠疫情。

圣保罗大学新兴病毒研究实验室教授阿劳霍(Jansen de Araujo)认为,目前而言发现“琅琊病毒”并不意味着新大流行的开始,因为发现该新病毒的研究人员已经监测很长一段时间了。

阿劳霍教授说,“所观察到的情况并不像新冠病毒那样呈现热点特征(出现疾病流行率上升地区)。”它与引起新冠的病毒不同,新冠在全世界非常迅速地蔓延开来。

英国雷丁大学病毒学教授琼斯(Ian Jones)指出,到目前为止“琅琊病毒”还没有显示出可以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的能力。

“没有明显突变迹象”

琼斯教授告诉BBC说,“更重要的是,无论是亨德拉病毒还是尼帕病毒都没有出现大流行的迹象。”

“没有明显迹象显示它们正在变异为更易传播,有人怀疑这也将是‘琅琊病毒’的情况,”琼斯教授补充说。

尽管如此,两位专家都认为有必要继续监视新病例。

发现“琅琊病毒”的团队报告说,所有感染病人都是山东和河南的居民。这些患者之间没有相互密切接触过,也没有经过相同地方的历史。研究人员追踪了9名患者和他们亲属之间的接触情况,没有发现可以证明人传人的感染病例。

超过一多半的感染者为农民,考虑到病毒是通过某种形式与动物接触感染的,因此这一点很有关系。

当试图在家养和小型野生动物身上寻找“琅琊病毒”的遗传痕迹时,科学家们发现鼩鼱的病毒检测率最高 - 超过25%的鼩鼱化验分析发现它们携带该病毒痕迹。该研究小组认为鼩鼱可能是这种病毒的“天然宿主” - 即感染病原体的动物,但它们本身并不发病,不像其最后宿主--比如人--那样。

蝙蝠宿主

“琅琊”的“表亲”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已知以蝙蝠为天然宿主。CDC说,没有已知的人类传播亨德拉病毒的病例,但人可以通过接触被感染的马的体液、软组织或排泄物受感染。

但另一方面,CDC说,尼帕病毒已知可以通过接触感染病毒的动物而感染,例如蝙蝠和它们的体液,或是与感染病毒的人密切接触而感染。

巴西隆德里纳州立大学动物病毒学家卢纳尔迪博士(Michele Lunardi)与同事在2021年发表了一篇关于亨尼巴病毒研究的综述。作者指出,目前还没有已知对人类感染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的治疗方法,他们得出结论说,尼帕病毒具备“造成毁灭性大流行的能力”。

然而,琼斯教授认为没有理由为此感到恐慌。

他解释说,“在我看来,尼帕病毒没有能引起大流行的高风险。该病毒对人类构成的风险可以理解,但它们仍然可以通过教育而不是比如说开发疫苗来预防。”

琼斯教授还指出,我们目前对尼帕病毒的了解是:它在人类神经系统中复制能力更好,这就使得它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性比在呼吸道中复制病毒的新冠病毒要低。

他说,“重要的是当发现新病毒时不要太惊慌。科学家们总是在寻找新病毒,特别是新冠之后更是如此。”

“世界有许多可怕病毒,但它并非意味我们将会接触到它们,”他说。

注:费尔南多·杜阿特(Fernando Duarte)对此文也有补充报道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