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招租竟遇“租霸”,华裔夫妇被赶出屋!

Mon Aug 03 2020 11:38:55 GMT-0700 (PDT)
cover

“租客霸占了房子,把门从里边锁住了,我们只能住别处。”李女士(化名)指着自家院子说。

这“耸人听闻”的一幕,发生在疫情期悉尼混乱的租房市场中。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李女士口中的“野蛮租客”不仅霸占房子,更未经允许更改房屋结构,还擅自砍了院子里的树。

他们搬出的条件,是$5000澳元。

“亲近友善”,看房当日即入住

今年5月初,李女士将自己位于西悉尼Birrong的独立房屋放在Gumtree上招租。

据介绍,这栋房子是5房3卫浴,之前曾作为民宿使用过一段时间,最近才开始分租。李女士和丈夫住在这栋房的一个单间里。打算出租的是一楼整层,租金定价为$400每周。

图片

聊天记录(图片来源:供图)

广告发出后约3天,一对夫妇联系称很感兴趣。

出人意料的是,尽管还未看过房,他们便希望直接用$600定金锁定房屋。

图片

聊天记录(图片来源:供图)

由于工作忙,李女士无法在家等候,便将钥匙放在邮箱中,让他们自己先行看房,如果满意再商量下一步租房问题。

据其回忆,这对夫妇当时态度较为“友善”。不仅积极付款,更聊一些家长里短,颇为热情。

这令李女士放下戒心。

在缴付包括$600定金在内的共计$1580澳元费用后,这对夫妇看房当天就搬进来了。

图片

聊天记录(图片来源:供图)

图片

聊天记录(图片来源:供图)

刚住进去的夫妇依旧维持着良好的态度,积极询问各种事情,并一直用“Darling”相称。

入住后态度翻转,“门锁都换了”

由于工作忙,租客搬入的前几天,李女士暂未来得及签合约,也未让对方提供身份证件。

数日后,李女士发现一些异样,发信息对方基本不回复了。

图片

之后几天,越发觉得怪异的李女士想找对方谈谈,却没有任何回应。

5月20日,愈发觉得不妥的李女士想让对方搬走。毕竟没有签任何合同,她觉得这样也不算违约,同时还愿意把定金交还,应该问题不大。

李女士讲,在要求对方搬离后,这对租客夫妇不仅没有任何收拾行李的举动,反而把所有的门锁从内部锁上,院子进后院的木门也更换了新锁。

李女士和丈夫回家后,发现门锁都打不开,选择报警。

“租客骂我们是狗,说我们不讲信用”

警察赶到后,租客夫妇向警察哭诉,称房东拿了自己的租金,还要赶自己走。

在与警方的交涉中,租客称自己已经支付了$1.2澳元的定金和租金,现在被房东驱赶非常无辜,让对方把钱退回来才肯搬走。

李女士赶紧向警方解释,没有收取这笔钱。

图片

男租客(图片来源:供图)

在争执过程中,李女士告诉记者,这名男性租客多次辱骂自己,“那个男的说我们是狗,说我们不讲信用。”

警察认为这是房东与租客之间的矛盾,未予干预。等警方离开后,租客告诉李女士,如果想让他们搬走,须付给他们$5000澳元。

次日,在丈夫的陪同下,李女士再度前往警局求助。

其丈夫告诉记者,“警察根本不管这事,我们报案后,对方直接让我们走,让我们找别人去。”

“警察还说,如果继续留在警局,会拘留我们。”

图片

李女士家,红圈中的树被租客砍了(图片来源:供图)

回到家里的李女士发现,屋子门口的树也被砍了。

“不要触怒他们,那个男的特别凶”

应李女士请求,今日澳洲App记者曾前往这栋独立房屋查看。

记者观察到,房子门口的小树已经齐根砍掉。

图片

剩余的树根(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他们现在把房子占住了,连我们自己都不让进去。”一见面,李女士就跟记者诉苦。

她说,“现在他们(租客)一见面就骂,还把所有的门都上锁,我根本进不去。”

图片

从内部锁上的房门(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李女士领着记者来到后院,推门显示防盗链已挂上,无法从外部打开。

李女士又带记者进到车库,里边堆满了木板和石膏板,她说,“这些都是屋内做格挡用的材料,现在全被这对租客拆了,也不知道屋子里边是什么样子。”

图片

车库堆的材料(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记者看到室内有灯光,上前敲门,却无人应答。

李女士提醒记者说,“不要触怒他们,那个男的特别凶。”

期间,记者多次尝试与屋内的租客进行沟通,始终无人开门。

几天后,朋友建议李女士更换门锁,后者依言换掉了大门门锁。

不过,租客仍然从其他入口进入屋内,并在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住在这里。

警方:法院判决后才会介入执行

记者尝试联系新州警方,对方在听清事件后表示很遗憾,他们无法受理这类事件。此类纠纷是存在于租客和房东之间,需要律师介入协调,警方不会直接干预。

警方回复说,只有在法院作出判决后,警方才会配合法院执行。

图片

换锁的房门(图片来源:供图)

自从这对租客入住后,李女士和丈夫就被迫搬到了另一个房子居住,多份贷款的压力让李女士和丈夫生活艰难。她说,“这个人赶也赶不走,换锁也不行,自己还需要还房贷,日子过得很苦。”

现在,距离这对租客夫妇入住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李女士也找了律师协调此事。但她说,这种法律流程进度缓慢,前后耽搁几个月是很常见的,房子被他们一直占着,什么都干不了,最后承担损失的还是自己。

除了最初的$1580,李女士再也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这对租客的租金。

李女士认为,这可能是一宗有预谋的“霸占房屋”骗局。她称“骗子”不仅是要赖在房内白住,更可能想借此讹诈一笔钱财。之所以决定曝光,也是想提醒广大华人注意,在招租时仔细挑选房客,切莫大意。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