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中国女生失踪案从未曝光细节全部公开!

Tue Feb 25 2020 14:07:53 GMT-0800 (PST)
cover

2020年2月19日,中国女生纪梦奇(Mengqi Ji)失踪四个月后,密苏里州布恩县检察院宣布,将以一级杀人罪起诉嫌疑人,她的丈夫Joe Elledge,同时,提高保释金到500万美元。

法院公布7页文件,揭露更多从未曝光的细节,警犬在一个地方嗅到尸体的味道,寻找纪梦奇遗体的工作将重新展开。

案发始末

我们试着按照法庭文件,梳理案发始末(以下时间以美国中部时间为准)

2019年10月8日晚21:15分

纪梦奇最后一次对外联络,之后音信全无,没有任何消费记录,也没有被任何监控系统捕捉到行踪

图片
(图片来源Facebook,版权属于原作者)

2019年10月9日(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0日)一整天纪梦奇都没有和她在中国的母亲联络。而之前一段时间,纪梦奇和其母亲每天都会进行一定方式的联络,失约让她的母亲担心。

她母亲委托了纪的朋友A(一名密苏里大学中国留学生)前往纪和Elledge租住的公寓查看。A在10月10日上午9点上门查看,并同时和纪的父母进行视频通话。

纪的丈夫Joe Elledge无法交代,只能向A以及纪母宣布了纪梦奇“失踪”,这是纪梦奇失踪消息第一次对外公布。10月10日当天(10月10日)下午,纪梦奇母亲委托纪在哥伦比亚的中国友人,在各群刊发了第一条寻人启事,引起广泛关注。

下午15:30分左右,她的丈夫Joe Elledge向哥伦比亚市警察局(911)报案。警察局随后与当天晚上18:00上门,对Elledge进行初步传唤,并且在住所起获了纪梦奇留下的手机,电脑。

10月15日又再一次传唤Joe Elledge,并在这个时间扣押Joe Elledge手机和通讯工具进行搜查,直至10月25日,警方正式宣布逮捕Joe Elledge,并对其住所和其他个人财物进行了搜查。

图片

他们亲历的Mengqi失踪案

Jasmin Sekscinski,纪的一名哥伦比亚当地友人。

  • 据推测为纪梦奇失踪前最后的联系对象。

  • 曾于10月8日晚上21:15分和纪梦奇通过手机联系,相约第二天下午15:30分去沃尔玛购买婴儿食品。纪于第二天失踪。

L,纪的另一大学好友,现在密苏里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 10月10日微信群看到寻人启事后,当天20:25分通过手机短信联系Joe Elledge询问事情原委,并且给寻找纪梦奇提供了一些建议。但Joe Elledge仅在半个小时后半敷衍的说了一句“我很累,我已经通知警方了。”

  • L进一步表示可以发动中国人脉寻找纪梦奇,Elledge忽略。

Jean Elledge,Joe Elledge的母亲

  • 10月9日早上9点,也就是Joe Elledge在供述中称自己“早上醒来发现纪梦奇不再了”的时候,收到了Joe Elledge发来的短信“生日快乐”,并没有提到自己妻子不见了一事。

  • 当天Joe Elledge并没有继续联系其母。

  • 直到次日(10月10日),A上门后眼见无法隐瞒,才向其母发信息称纪梦奇“失踪”。

Robert Enyard, Joe Elledge密苏里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同学。

  • 10月9日中午11点,其收到Joe Elledge发的短信,称其无法去学校和同学一起讨论完成小组作业(Group Project),但并没有说明时间。

  • 次日10月10日上午9点06分,再次收到Joe Elledge的短信,称“我被家里一些事情给缠住了,我正在忙着应对我的女儿。”

Richard Elledge, Joe Elledge的哥哥。

  • 10月10日晚上20:22,收到Joe Elledge发来的短信,问他是否见过纪梦奇。Richard Elledge回复称没有看见,但已经看到了网上的寻人启事。

  • 一个小时后,Joe Elledge再次发短信给Richard Elledge,说想玩游戏“边缘禁地”(Borderland)或“英雄联盟”,就再也没有和Richard Elledge提起关于纪梦奇的事。

  • 晚上21点左右,Richard Elledge和Joe Elledge发短信称其正在升级软件,以便联机打游戏。

  • 此后10月10日至11日晚间,两人均打游戏,再也没有关注任何关于纪梦奇的事情。

嫌犯口中的Mengqi失踪案

2019年10月8日

Joe Elledge向审讯人员供述,2019年10月8日晚上21:00之前,纪梦奇就已经在卧室上床。

他试图给她做背上的按摩,但这次纪梦奇明显兴致不大。于是,他在21:00点左右去客厅看油管视频并打电脑游戏。

晚上23:30,他走进卧室准备睡觉时,发现纪梦奇早已入睡。

2019年10月9日次日(10月9日)早上5点,他被婴儿啼哭所吵醒,发现纪梦奇已经不见了。

他起来看了一圈发现纪梦奇并不在家中,但手机电脑钥匙都在。由于睡眠不足,他在家兜了一圈就重新回到被窝,一觉睡到早上8点,才又被婴儿吵醒。纪梦奇还是不在,他只能起来给孩子喂奶。

Joe Elledge称其一年来从未给孩子喂食过,所有喂食都由纪梦奇完成。Joe Elledge供称,10月9日上午他发现纪梦奇的车,衣服都没有带走。但他并没有主动寻找自己的妻子。

上午10:30分,他决定带女儿Anna Elledge出门“散心”。他先开车往南,沿美国63号国道半小时到达州府杰斐逊城逛了一圈以后返回。

图片
(图片来源Google Maps,版权属于原作者)

当天下午18:30分,他又出门了。

这一次仍然沿着上午的老路先向南,但在一半的Ashland即下了63号国道,折向东。对此Joe Elledge的解释是,他从Google地图里看到那里好像是一片森林还有健身步道,他想去那里带孩子走走路散散心。

但是他到了以后才大失所望,所谓的“森林”不过是围起来的农场。

Joe Elledge只好懊恼的离开,沿着原路先向西,上了63号国道以后往北回家,但是临近哥伦比亚时候,他又改变主意,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拐上了东西走向的70号州际高速公路(往西约20分钟到达了密苏里河畔小镇罗切波特Joe Elledge也对那个地方不熟,并开车去了MKT健身步道的一些入口。在被问到具体时间时,Joe Elledge表示不太清楚,但是晚上21:30分时候应该还在那里。

Joe Elledge说,晚上22:00回到了哥伦比亚住所。在10月9日一整天24小时,他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起纪梦奇失踪的事情。

Joe Elledge供述称,他外出时,锁了公寓的门,并且带走了纪梦奇的钥匙,没有通过任何方式给纪梦奇留言。也就是说,如果纪梦奇真的是暂时出走,也没法回家或者找到Joe Elledge。疑点重重的供词

警察通过搜查Joe Elledge手机,发现他的供述有明显虚假。

通过GPS,Joe Elledge并未如口供所说,去了罗切波特后就掉头向东返回哥伦比亚,而是继续沿70号州际高速公路向西到布恩维尔,并继续往西,直到41号州道和70号高速交汇口,下闸道后沿着41号州道行驶到拉米河(Lamine River)附近,并在那里待了了45分钟,随后再沿原路返回驶上70号高速公路,并一路向西返回哥伦比亚。按照正常的行驶速度,驾驶时间在2个半小时左右,但无论是Elledge供词,还是手机数据,他整整花了4个多小时,说明存在诸多疑点。

MKT健身步道的正规开放时间为日出到日落,但因为没有大门,实际上全天开放。但天黑以后就几乎没有人。大半夜到处乱窜,也的确不合常理。

两人婚姻的背后

纪梦奇,1991年生。2012年前往密苏里大学留学,本科学业后攻读机械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014年12月毕业,随即进入哥伦比亚一家材料科技企业工作。

Joseph Elledge,1996年生,Oak Grove高中就读期间成绩优良,在堪萨斯城城市社区大学学习一段时间的大学预科后,2015年1月进入密苏里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本科学习,至2019年案发前,已是最后一个学期,原定2019年12月毕业。

图片

(Mengqi Ji和其丈夫,图片来源Facebook,版权属于原作者两人于2017年下半年结婚,结婚后不久纪梦奇辞职,怀孕,并在2018年诞下一名女婴Anna Elledge,案发时女儿尚未满1岁。

自从2017年底至案发近2年间,两人无固定工作收入,纪梦奇帮他人翻译文件攒钱补贴家用。Joe Elledge则忙于学习。案发前,两人婚姻遇到相当大的问题,对此,Joe Elledge承认。

其他人证物证也揭露了两人时常争吵,尤其是Joe Elledge,在争吵中体现的自大,暴力倾向,控制欲,白人至上主义,成为其犯罪嫌疑的重要因素。

Joe Elledge供称:在案发前数月,纪梦奇就对他缺乏兴致。因此他“认为”纪梦奇在外面搞暧昧。在10月15日他还没被逮捕时,警方问他“你认为纪梦奇最可能在谁那里”时候,Joe Elledge闪烁其词的说道“我不想去想这些东西,我想现在专心学习把我的学位证拿到并且想想怎么养女儿”。

从未曝光录音公开

在2019年11月举行的听证会上,检察长丹·奈特曾经公开了几段吵架的音频,其中Joe Elledge恶狠狠的斥责和威胁纪梦奇。

现已证明这段录音来自于Joe Elledge手机,除了上次公开的“我要把你埋在土里”,“你在美国是你的荣幸”,等已耳熟能详外,此次案情通报,还公布了如下内容:

  • 2019年6月,Elledge在一次吵架中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再也不和你说话了”。

  • 到了8月,双方又发生了一次争吵并被录音。

  • 在这次争吵中,Elledge恶狠狠的说道:“我现在要和你谈谈我们的感情,谈谈怎么样结束它”(I would like to discuss our relationship and I am kind of ready to discuss the end of it)

  • 关于未满一岁女儿未来,他也有考虑:“我会考虑两个人共同抚养,但前提是你留在美国”(I am open to joint custody if you are in America)。

  • 但是考虑到纪梦奇的国籍,Elledge带着威胁口气说道:“Anna是不会离开美国的”(Anna is not leaving America, I can tell you that)。

  • 在吵架录音中,Elledge也考虑到律师费和法庭开支,希望能走上法庭前达成协议以节约钱。纪梦奇则说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Elledge得逞。

  • 在另一段吵架中,Elledge也拿绿卡来威胁纪梦奇,声称自己将不再帮助纪梦奇申请美国绿卡,让她被遣返回中国。

纪梦奇的电话录音:从纪梦奇手机里恢复数据后,警察发现里面也有两人吵架录音。2018年10月,此时正好是梦奇生孩子时或者之后半个月内,Elledge显然情绪失控了。

他恶狠狠的骂道:“你想让我砸东西吗?”(Do you want me to f**king break sh*t?),“你要让我去伤害谁么?”(Do you want me to hurt somebody?)Elledge还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怜悯”说道:“我也试图去帮助你们这些人。我和你过肯定过的不好”。

(Yeah I trying to be sophisticated, I am trying to help you guys, yeah I am not going to live with you very well)“你非常的无知”(You are being very unsophisticated!),“你就像一个天生邪恶的**”(You're being like the natural b***ch)。

“你认为你自己很NB,因为自己很能迎合这个社会”(Seriously, you think you are so empowered because of the society),

其他人证证词:

Daniel Culp,纪梦奇前男友。2019年8月纪梦奇联系前男友,让他给她推荐离婚律师。前男友问她是不是她自己离婚,纪梦奇说是的。

纪梦奇的母亲证词:

  • 纪梦奇母亲提供了Joe Elledge殴打年仅4个月的女儿Anna的证词以及相关照片。

  • 纪梦奇曾经是一个活泼开朗,自信外向的女孩子。

  • 但Joe Elledge心胸狭隘,控制欲强,不愿意纪梦奇有任何其他社会关系和活动,连和朋友正常聚会都会不开心。当纪梦奇离开家时间稍长,Joe Elledge就会明显发火。

警犬嗅出尸体味道

推定第一现场勘测:

推定的第一现场是纪梦奇和Joe Elledge租住的公寓,位于2607 Eastwood Dr. Apt. 58. 2019年10月25日,在Joe Elledge被逮捕收监后同时,警方搜查了这个公寓,没有发现没有血迹。

推测Elledge可能从后部将俯卧在床上的纪梦奇勒死。这样受害者无法反抗,且不会有血迹等痕迹。警方从住所缴获了Elledge常用的书包,从中发现几张手写的纸,内容有:

  • 10月15日电视台采访时,Elledge脸上有难以掩饰的笑容,以及提及纪梦奇时用过去时态,这质疑。Elledge为提醒自己改正,在纸上特意写下这些内容。

    图片

  • 应对警察应该说什么的草稿,草稿内容和前几次讯问时Elledge回答完全一致。

  • 个人总结,主要是这段婚姻里他认为存在的问题,他的应对方法,以及纪梦奇不愿意配合的部分。

怀疑抛尸现场的确定 自从2019年11月搜寻工作在拉米河Lamin River 41号州道桥下开始以来,引起了各界关注。媒体曾经数次提问为何在那里而不是在其他地方搜寻,警方均三缄其口。

这回警方首次做出了回应。自从缴获Elledge手机,获得其轨迹后,曾经从警犬大队调了两只训练专门侦查尸体气味的狗子,沿着其轨迹反复寻找,在那个地点发现嗅源。目前由于天气和降水,搜寻尸体工作暂时中止。但目前已恢复寻找。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