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这类医生靠打针年入百万!被喷漫天要价!

Tue Sep 29 2020 09:45:06 GMT-0700 (PDT)
cover

根据《多伦多星报》调查,安省有越来越多医生涌向了利润丰厚的专业——疼痛科。截止目前,全省已经有384名执业的疼痛科医生,其中包括许多原本接受家庭医生培训的医生,而在5年前这个数字仅62名。

随着大量家庭医生的迁移,安省现在有99家私营的慢性疼痛诊所,提供由公共资助的神经阻断(Nerve Block)注射。神经阻断是通过注射局部麻醉药物到神经周边,以降低手术后疼痛的一个方式。

据悉,一家投资银行公司控股了12家私营慢性疼痛诊所,而这家公司的口号是“加快医疗保健的回报。”

那么,这个行业的收入究竟有多高?

图片

(paincareclinics.com)

一位安省疼痛科医生Hany Demian自2014年以来,向安省政府的医疗保险计划(OHIP)报账总金额超过1330万加元,即平均每年超过190万。其中高达840万元为神经阻断剂的使用费用。

图片

(Hany Demian医生)

根据星报的一项调查,在2017/2018财政年度,安省收入最高的疼痛科医生Stefan Konasiewicz向政府报销了7.4万次神经阻断注射费,总额超过220万元。位居第二的就是平均年收入190万的Hany Demian医生,报销近6.9万次注射费用。

对比之下,BC省同年全省医生进行的神经阻断注射总共才55595例。

图片

(health.clevelandclinic.org)

在安省,医生被允许每天为每位病患最多注射8次神经阻断剂,但对于患者的访问频率没有限制,这就意味着,患者甚至可以天天来。

尽管目前尚无证据显示定期重复地注射神经阻断药物是治疗慢性疼痛疾病的有效方法,但其激增和广泛的使用,导致公众对慢性疼痛管理的需求大增。

疼痛科医生被指利用安省的宽松政策,对患者进行频繁地注射以获得更高的利润。例如,Hany Demian医生的一位病人每个月都接受一次注射以帮助管理慢性疼痛疾病,然而,医学指南建议的是每三个月进行一次注册。

这一现象在安省尤为明显。自2011年以来,由税收资助的卫生系统已经为神经阻断剂支付超过4.2亿加元。

这项调查基于星报从卫生部获得的100位报账最高的医生在过去7年的数据。数据详细说明了各位医生向安省政府开具的确切服务、日期、报销金额和患者ID号码,尽管没有患者的姓名。

不过,医生向OHIP报账的账单并非他们的实际收入,还得考虑扣除其中的间接费用,包括设备,员工薪水和租金等。据诊所称,这些费用占医生开具账单的30%-40%。

对此,佛罗里达州介入性疼痛医师兼物理医学专家Jesse Lipnick医生表示,“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有一个医学术语来形容:漫天要价(highway robbery)。那已经不是试图治愈病人的医生,而是一家注射厂。这与我所知道的任何培训都不一致。”

 

对于这个评论,Demia医生和Konasiewicz医生都没有回应星报多次提出的置评请求。

参考阅读:

https://www.thestar.com/news/investigations/2020/09/28/thats-an-injection-mill-ontarios-top-billing-pain-doctors-capitalize-on-provinces-lax-rules-running-up-the-publics-tab-for-chronic-pain-management.html?utm_source=Twitter&utm_medium=SocialMedia&utm_campaign=Health&utm_content=operationtransparency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