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餐首富沉浮人生:3年败光湘鄂情 躲债3年回国



昔日的餐饮界大鳄孟凯,在一场大败局后,又回到了他的起点。

据媒体报道,12月末,孟凯在深圳的湘鄂情即将重新开业。

孟凯1969年出生,18岁做车间工人,19岁下海经商,25岁开餐馆,30岁那年跑到北京在定慧寺开了酒楼。40岁,他成了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民营餐饮界的扛把子,以数十亿身家跃居中餐第一富豪。

这是孟凯春风得意的前半生。

中餐首富沉浮人生:3年败光湘鄂情,躲债3年回国自称胡汉三

而后,他的餐饮帝国在“国八条”和眼花缭乱的转型战途中,逐渐分崩离析。穷途末路之时,孟凯告诉媒体“我的精神几近崩溃,无力回天”。他跑到澳大利亚,待了两年,养了几十斤的肥膘。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缺席两年国内餐饮界后,这是孟凯的回归宣言,一如往日充满江湖气概。

大排档起家,每月换掉5个菜

孟凯出生在武汉,他长得浓眉深目,四方脸,容易让人过目不忘。从电力技校毕业后,18岁他便顶父亲的职进入武汉重型机床厂做了车间工人。

与很多年轻人类似,孟凯很快厌倦了循规蹈矩的生活。一年后,他便南下去了深圳。

那是1988年,深圳已做了10年的经济特区,成为中国所有淘金者的矿场。这一年,任正非成立华为,郭台铭开办富士康,万科正在经历股改风波……还有一大批有志青年正在涌向南海边上的这个圈。

孟凯还太年轻,他没有文化和积累,在深圳折腾了几年,做过工人,炒过股票,一直到1994年,并无太大收获。

如果非要说发生什么“赚了的”的大事,就是娶了一个湖南姑娘周长玲。即使他日后说到“前妻”,有所怅然,却依然是一段难忘的“湘鄂情”。

中餐首富沉浮人生:3年败光湘鄂情,躲债3年回国自称胡汉三

一个湖北人,一个湖南人,两湖的结合给孟凯带来了生意上的灵感。1995年,孟凯跟妻子在深圳蛇口开了湘菜馆,在脏兮兮的摩托车维修店边上,以2万元和4张桌子正式进军餐饮界。

财富原始积累的故事总是少不了辛酸,以及与付出的劳力不成正比的收获。孟凯身兼服务员,采购员和收银员,必要时也得抡大勺做主厨。他每天还要在那台486电脑上做表格,统计每个月排名最尾的5个菜,换掉。

这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只是,开馆半年多一直在亏钱,合伙的朋友撤了资,只剩孟凯一人苦苦支撑。

孟凯十分喜欢结交朋友,他的江湖气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他的事业。一年多后,他的店成了两湖人在蛇口聚会的根据地,孟凯在此过程中不断扩大朋友圈和人脉。1997年,最初40多平的苍蝇小馆,已经成了一座1000余平米的酒楼。“湘鄂情”正式走入江湖。

紧接着,深圳开了两家店后,湘鄂情就走上了扩张之路。

在政府机关周围频繁开店

1998年,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孟凯去跟一个朋友自人民大会堂吃了一次饭。那成了“决定”孟凯去北京发展的一个瞬间。

“我爱上了北京”,这是在公开媒体资料上的记录,称孟凯在北方城市考察了一圈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孟凯倾尽所有凑了300万北上,在海淀区定慧寺的路边,开了第一家湘鄂情,那里是八大部委集中的地方,离空军干休所不远。

跟深圳不同,孟凯在北京选择了另外一条发展之路——做高档餐饮,瞄准公务宴请这块市场。他在湖南湖北菜的基础上,引入粤菜海鲜,一顿餐费价格常常过万。

中餐首富沉浮人生:3年败光湘鄂情,躲债3年回国自称胡汉三

孟凯对北京的湘鄂情极其上心,他不仅全程指导装修和菜品,还常常挨个下包厢向客人敬酒,穷尽心思投顾客之所好。

此后,湘鄂情又先后在北京开设分店,位置都选在政府机关单位附近。很快,中高端路线的北京店面给孟凯带来了极大的回报,2002年时,北京湘鄂情的年营业额达5500万元,成为最赚钱的饭店之一。

而孟凯也在北京以外的地方,将高端餐饮市场搞得风生水起。在此过程中,孟凯并非没有遭遇过危机,投资方突然撤资,资本市场曾经给扩张中的湘鄂情迎头泼了冷水。但孟凯却迅速做出反应,砍掉末位业务和酒楼,筹措资金赎回股权,并迅速进行产业和资本整合。这是他在资本市场的天资。

到了2008年底,湘鄂情在全国拥有直营店13家,加盟店8家,全年销售额达到6.12亿元。

2009年11月,湘鄂情以14家直营店,9家加盟店登陆深圳中小板,成为第一家在国内A股上市的民营餐饮企业,募集9.5亿元资金,上市当天,收盘总市值超过53亿元。而孟凯的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以39.37亿元问鼎餐饮界首富。

然而,到达光明顶上,孟凯和他的湘鄂情很快便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从利润报亏到债券违约

2012年“八项规定”出台,湘鄂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公款消费处于风口浪尖,整治力度之大,使得所有高端餐饮企业均未能逃过一劫。

祸不单行。那年5月,湘鄂情发行了5年期、票面利率6.78%的4.8亿元“ST湘鄂债”,发行约定,“ST湘鄂债”在存续的第三年末,投资者可选择将持有的部分或全部债券回售给中科云网,回售部分债券的兑付日为2015年4月5日。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所有投资者选择债券回售,中科云网届时支付的本息最高将达5.13亿元。

根据财报,2012年湘鄂情的营收为13.79亿元,净利润1.02亿元,这也成为湘鄂情历史最好的成绩。次年,政策发力后,效应显现,湘鄂情出现大面积亏损,高达5.64亿元。

三年后,2015年4月7日,中科院网(湘鄂情改名后)发布公告,称偿债资金筹措不足,“ST湘鄂债”发生实质违约,成为国内首个本金违约的公司债案例。

回到当时,这笔债务是压在中科云网和孟凯身上的沉重负担。为了自救,孟凯开始了一段风雨飘摇的转型之路。从环保到影视,从大数据到互联网,这个草莽英雄不断找“自救”的宝典,然而这些令人咂舌的“跨界”,并未给企业带来任何帮助。

自2013年7月起,湘鄂情分两批关闭了北京西南西环店等13家门店,同时主力店西单店缩减面积5049平方米。

2014年8月,湘鄂情更名为“中科云网”,全年亏损6.84亿元。为应对兑付危机,中科云网决定转让部分子公司股权及湘鄂情系列商标给深圳市家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并将交易金额3亿元列入偿债专户。

中餐首富沉浮人生:3年败光湘鄂情,躲债3年回国自称胡汉三

楼塌之后,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管大多数出走。同年12月,孟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5年1月,孟凯向中科云网提交辞呈,申请辞去这家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董事长、董事、总裁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等所任公司职务,专业筹资解决即将到期的“湘鄂债”,并提议由万钧接任其职务。

“在各方压力下我的精神几近崩溃,无力回天,只能拜托万总。”孟凯告诉当时来电的媒体。

AI财经社梳理财报发现,从2013年至2016年,中科云网及前身湘鄂情累计亏损已达到11.95亿元。

再之后,孟凯跑去了南半球,在澳大利亚做起了餐饮生意。

2017年5月30日,孟凯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附文“回家真好”。

中餐首富沉浮人生:3年败光湘鄂情,躲债3年回国自称胡汉三

回国之后,孟凯一直在试图收回“湘鄂情”的商标,以及夺回中科云网的控制权,整顿乱局。据媒体调查,实际上当年购买商标的其实是孟凯的“自己人”,上演了一出“金蝉脱壳”。这与孟凯回国后接受媒体的言论似乎能够部分呼应,他称深圳家家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是自己的朋友,有利于自己顺利收回商标。

孟凯再次回到了深圳蛇口,前尘往事还在追赶着他,新的餐饮版图也要铺开了。
分享到微信:

精彩评论:

     a 没文化想发财就如同朝露一样短命 - 人的素质决定一切 [129] (2017-12-15 20:45:37)
     a 遗憾 - 英雄啊! [110] (2017-12-15 21:14:20)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