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三十九章

阅读量:1004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刘风被吓了一跳,仰头望向黑影头部,却因为逆光而无法分辨出那是什么人。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踏上了台阶,黑影也迎着刘风走下来。在两人相隔三级台阶的时候,刘风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那人正是安吉拉。刘风下意识地停下脚步,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安吉拉骂了声“狗东西!”,随即抬腿踹向刘风前胸。刘风慌忙退下台阶,安吉拉一脚踢空后,因为台阶上的积雪和薄冰造成的湿滑而失去了平衡,她发出一声惊叫,身体向后倾倒,整个人凌空飞起来。刘风喊了声“我靠!”,迅速冲上去抱住半空中的安吉拉,两人一起摔下台阶,重重地砸到地面上。

刘风的右肋处传来一阵剧痛,他险些晕了过去。倒在刘风身上的安吉拉却是毫发无损,她坐起来骑住刘风,抡起巴掌就要打向刘风。刘风举起双手试图抵挡安吉拉,因为牵动了伤处,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的双手无力地落回到身体两侧。

安吉拉愣了一下,停下手仔细端详着刘风,只看到刘风的脸色惨白,正在大口喘着粗气。

安吉拉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啦?”

刘风一边费力地喘息着,一边勉强说道:“我……我的……肋骨……”

说着,刘风用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肋。

安吉拉向刘风手指的部位看了一眼。

刘风继续说道:“断……啦!”

安吉拉连忙站起身,说道:“只是摔了一下子而已,有那么严重吗?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刘风不再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手。

安吉拉蹲到刘风身旁,狐疑地看着他,伸手按到他的右肋。

刘风发出一声惨叫。

安吉拉被吓得马上缩回手,说道:“喂!你不要吓我!”

刘风苦笑着说道:“大姐,您看我都成这副德……德性了,还会有……那心情逗……逗您玩吗?”

安吉拉说道:“你怎么这么容易受伤?”

刘风喘了口粗气,说道:“我这儿……之前刚断过……没多久……还没好利索,您那一百多斤再……再给我来这一下子,好人也扛……扛不住啊!”

安吉拉白了刘风一眼,说道:“胡说!我哪里有那么重?”

刘风说道:“咱能不能不讨论您的体重问题,先扶……扶我起来成吗?这地上忒凉了,再把我冻出个好歹来,你还不得后悔一辈子?”

安吉拉叹了口气,拽住刘风的一只胳膊

刘风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说道:“轻……轻点儿!断的骨头会扎破心脏的!”

安吉拉放缓动作,小心翼翼地把刘风扶起来,搀着他慢慢地走到汽车旁,开门把他送到后座上躺倒,随后开车离开了轻轨火车站。

随着汽车的颠簸,刘风不时地发出呻吟声。

安吉拉从后视镜里关切地看着刘风,说道:“你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

刘风问道:“你……你怎么会找到我?”

安吉拉哼了一声,说道:“我是警察!想找一个人还不容易吗?轻轨的监控早就录到了你,你能躲到哪里去?”

刘风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汽车很快就驶进附近的医院,停到急诊室的大门前。安吉拉跳下车,跑进大门。很快,她带着两名推着担架车的护士匆忙跑了出来,正看到刘风开着她的汽车急速驶出医院大门。

安吉拉先是一愣,继而明白过来,她愤怒地大喊道:“刘风,你混蛋!”

两名护士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对安吉拉说道:“(英)小姐,你的朋友在哪里?”

安吉拉满脸通红地说道:“(英)对不起!他……刚刚又骗了我……”

说完,安吉拉转身看着远去的汽车,委屈地流下了眼泪。

刘风隐隐约约地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安吉拉,他的心里闪过一丝愧疚,不禁低声自语道:“对不起啦,我也是没办法,我欠你的,将来一定还你……”

随即,刘风猛地踩下油门,汽车发出一阵轰鸣声,超过了一辆装满瓶装水的白色皮卡,车轮卷起的泥水飞溅到皮卡的挡风玻璃上。驾驶皮卡的是一个中东人,他不满地转头看了一眼刘风,在打开雨刷的同时也踩下油门,皮卡又超过刘风的车,用更快的速度驶向远方。刘风瞥了一眼皮卡后斗里的瓶装水,转动方向盘,驾驶汽车拐上了1号公路。

半个小时后,刘风来到了卡尔加里大学的主校园,他是来找谢灵燕的。刘风并没有谢灵燕的电话号,他也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谢灵燕。于是,刘风采取了一个最笨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向他在学校图书馆里碰到的每一个看上去像是华人的学生打听谢灵燕。按照刘风的估计,热衷于社会活动的谢灵燕在学校的华人学生圈里应该会有一定的知名度,他一定能找到认识谢灵燕的学生。正如刘风所预料的那样,在问到一个华人女生时,他得到了线索,谢灵燕住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彩色公寓楼中的橙色楼上。

当刘风赶到彩色公寓楼时,看着那高耸的橙色楼,他傻了眼。橙色楼有17层,从外面看上去,每一层的阳台至少有16个,这也就意味着整幢楼里至少有272间单元。他不可能逐个单元敲门去找谢灵燕。

情急之下,刘风把车停到橙色楼前的空地上,下车后敞开车门,一边连续按响车喇叭,一边用尽全力大吼道:“(英)着火啦!”

10分钟后,橙色楼和相邻的黄色楼里的学生们蜂拥而出。刘风得意地笑了,他很快就在聚集到楼下的人群中找到了裹着一张毛毯的谢灵燕。

谢灵燕对刘风的突然出现倍感惊讶,不等她发问,刘风一把将她推进副驾驶室,对她说道:“赶紧走!”

谢灵燕不解地问道:“您这是要干嘛?”

刘风钻进驾驶室,一边启动汽车,一边说道:“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谢灵燕说道:“您有什么事儿在这儿说不行吗?”

刘风看了一眼车外越来越多的学生,坏笑着说道:“我怕过一会儿会被人群殴。”

说着,刘风开车离开公寓楼,向楼旁一处没有灯光的僻静后巷驶去。

谢灵燕被刘风的举动搞得紧张起来,她在听到火警时刚刚冲完澡,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就顺手抓起一张毛毯裹住身体跑了出来。谢灵燕虽然认识刘风,也对刘风的事迹早有耳闻,但是两人毕竟从未打过交道,她对刘风的为人并不了解,现在稀里糊涂地跟着刘风上了车,而且除了毛毯之外,她其实是一丝不挂的,如果刘风有什么不良企图的话,她连呼救或者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一点,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谢灵燕心头,她悄悄地裹紧毛毯,目不转睛地盯着刘风的双手,说道:“刘会长,您究竟要干嘛?”

刘风说道:“有件很重要的事儿,我要跟你好好聊聊。”

谢灵燕说道:“请您停车好吗?我……我要回公寓……”

刘风说道:“聊完了再送你回去。”

谢灵燕果断地说道:“不行,我现在就要回去!”

刘风看了谢灵燕一眼,说道:“这事儿十万火急,不能耽搁。”

谢灵燕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这样儿啊?再不停车,我……我喊人啦……”

这时,刘风已经把车开进了后巷,他停下车,转身看着谢灵燕,诧异地问道:“喊人干嘛?”

谢灵燕说道:“你……你别冲动,我不喊人了,行吗?”

刘风恍然大悟,说道:“我去!你以为我要干坏事儿啊?”

谢灵燕的脸上浮起一片红晕,连忙说道:“没……我没有……”

刘风的目光落到了谢灵燕裸露在外面的双脚和纤细的小腿上。

谢灵燕在副驾驶座上缩成一团,惊呼道:“别看!”

刘风迅速转头,暗自偷笑。

谢灵燕说道:“您有什么事儿就快说吧!”

刘风说道:“好,好!你们组织的游行时间定在哪天?”

谢灵燕说道:“明天下午一点,多伦多那边是上午十一点,到时候我们两地同时行动。”

刘风说道:“马上取消游行!”

谢灵燕惊讶地说道:“取消游行?为什么?”

刘风说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有人要利用你们的游行搞大事儿。”

谢灵燕问道:“什么人?搞什么事儿?”

刘风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谢灵燕说道:“您不会是开玩笑吧?”

刘风转头看着谢灵燕,认真地说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我吃饱了撑的大晚上的跑你这儿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就是为了和你开个玩笑?”

谢灵燕说道:“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这次游行我们已经筹备了好长时间,方方面面涉及到很多人,不能因为您一句没谱的话就取消了呀!”

刘风说道:“什么叫没谱的话?我百分百确定这事儿后面有人要做手脚,而且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谢灵燕说道:“那您总要让我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吧?您说有人要做手脚,这人是谁?”

刘风说道:“雪莉!”

谢灵燕瞪大了眼睛看着刘风,说道:“雪莉姐?怎么可能?明明是她在支持我们的。”

刘风说道:“她支持你们是有目的的,她是在利用你们。”

谢灵燕说道:“我看不出她能利用我们做什么。”

刘风说道:“你看不出来是因为你还小,没社会经验。这世界上的坏人不会把要干的坏事儿写自己脑门儿上。”

谢灵燕撇了撇嘴,说道:“我虽然年轻,但是我不傻!”

刘风哼了一声,说道:“还不傻?你早晚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谢灵燕愤然说道:“刘会长,我一直很敬重您,请您也学会尊重别人好吗?”

这时,接连两辆载满一车厢瓶装水的白色皮卡从后巷口一闪而过。

刘风的目光被两辆皮卡吸引过去,他自言自语道:“奇了鬼怪啦!”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