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九十章

阅读量:328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斯坦利像是听懂了战东讲的中文一样,面带微笑看着战东,说道:“(英)看来你们还有一点分歧,没关系,你们还有充裕的时间可以协商,我就不打扰了。但是我要提醒你们,机会只有一次,千万不要因为冲动而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

战东恼火地说道:“嘿!孙贼……”

汪老师连忙按住战东的一只胳膊,低声说道:“小战,稍安勿躁!”

斯坦利拿过桌上的一张咖啡馆名片,掏出派克钢笔,在名片上写下一个电话号码,把名片推到汪老师面前,说道:“(英)这是我的电话号,如果无人接听的话可以留言,我一定会尽快回复。”

汪老师拿起名片,满脸堆笑,说道:“(英)好的,谢谢!”

斯坦利站起身,又看了战东一眼,转身离去。

战东看着斯坦利的背影,忿忿地说道:“你大爷的,哥们儿是吓大毕业的,少跟我来这一套!”

汪老师小心翼翼地把名片塞进钱包,收起钱包后,对战东说道:“小战,不要冲动!全国统一游行之事还需从长计议。”

战东转回头看着汪老师,说道:“这有什么好从长计议的?咱俩来之前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吗?”

汪老师说道:“话虽如此,但情况有变。现在你我已被政府关注,此事若再进行下去,势必陷你我于不利之地。”

战东说道:“卡村儿是咱们的第一站,后面要跑的地儿还多着呢,刚出家门儿您就想打退堂鼓了?”

汪老师说道:“不是我想半途而废,我们不是早有共识吗?要用合理合法的方式,向主流社会传达华人的声音。现在看来,此种方式似乎并不妥当。”

战东说道:“有什么不妥了?哪儿不合法了?”

汪老师说道:“合法与否,全在当权者一句话,古往今来,概莫能外。也许,当初我等并未考虑周全,忽略了主流社会可能的反应。若是此次游行引起反感,或是在政府一方留下负面影响,你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战东指了指窗外刚刚驶离的斯坦利的汽车,说道:“就凭他的一句话?听兔子叫还不种豆子了!哪条法律规定在加拿大不能游行了?在民主的社会里,政府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不是要他来监管我们的。华人在加拿大压根儿就没有任何影响力,更不用说什么负面影响了。”

汪老师说道:“小战!政治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听老哥一句劝,你我还是尽快回爱城……”

战东梗着脖子说道:“我不回去!要回您回吧,我可丢不起那人。”

汪老师说道:“此言差矣,这怎么能是丢人之事呢?”

战东瞥了一眼汪老师新换上的裤子,“哼”了一声说道:“什么事儿都还没干成呢,就被人一句话给吓得尿了裤子,这还不够丢人的吗?”

汪老师面红耳赤地说道:“小战!你……你这是何意?”

战东坏笑着说道:“我没别的意思,您别多心。”

汪老师还要再说什么,战东拦住了他,说道:“得!您也甭跟我较劲了。这么着行吗?您先开车回爱城,我该干嘛干嘛,咱俩谁也别扯谁的后腿儿,以后见面了还是朋友,我还得管您叫一声老师呢。”

汪老师说道:“你我二人一起租车同行,我自己一人开车回去,这恐怕有所不妥……”

战东说道:“您就别这不妥那不妥的了。我可以再租辆车嘛,要么灰狗也成啊!”

汪老师说道:“那岂不是要增加额外的开销?”

战东说道:“这个不劳您费心,增加的开销都算我个人的,不用联合会报销。”

汪老师想了想,点头说道:“也好!那酒店的房间?”

战东说道:“先别退,您收拾自己的东西走人就行,剩下的事儿留给我处理。”

汪老师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坚持己见,我也无话可说了。小战,你好自为之吧。”

战东连连点头,说道:“好,好!我好着呐,您放心吧!”

汪老师站起身,和战东握了握手,快步走出了咖啡馆。

战东长出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真他妈的能磨叽!”

随即,战东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

安吉拉把警车开进警局后院停车场,停在了她自己的丰田汽车旁,领着桃瑞丝下了车,打开丰田汽车的车门,对刘风说道:“(英)进去,等着!”

刘风看了看丰田汽车,说道:“您不会领着一帮警察回来吧?”

安吉拉看着刘风说道:“(英)也许吧!你可以赌一把。敢吗?”

刘风满不在乎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我怎么着也要死扛到底了,咱们走着瞧呗。”

桃瑞丝对刘风说道;“(英)我们很快就回来,你可要乖乖的,不许乱跑。”

刘风冲桃瑞丝笑了笑,安吉拉领着桃瑞丝走进了警局后门。

刘风坐进丰田车的副驾驶座,自言自语道:“我他妈的真是疯了!”

说着,刘风从后腰拔出左轮手枪和格洛克手枪,拿在手里端详片刻,分别退出了所有的子弹,把手枪塞到座位下,把子弹放进了两个座位之间的工具箱里,检查了一下肩头包扎好的伤口,做了一个深呼吸,靠到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在刘风看来,对将来的未知和无法操控才是人生最大的魅力。出门转左与转右的选择可能会引向截然相反的人生之旅,如果这两种选择所面临的风险不同,刘风一定会选择风险更大的那一条路。没有风险的路虽然安全宁静,但也意味着乏味无趣。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在这世界上活过的机会,平平淡淡却未必是真,只有充满激情才不至于像猪一样在吃与睡的交替中混沌一生。从选择移民加拿大开始,刘风就想跳出宿命,他不是想把握自己的人生,恰恰相反,他想把自己的人生交给不可预知的未来,尽可能地体验各种在常人眼里看来是匪夷所思的选择所带给他的惊喜或者惊悚。

安吉拉是刘风从未接触过的一种女性,她就像划过夜空的一道北极光,照亮了刘风的瞳仁,激发了他的好奇。而且,刘风能感觉到安吉拉身上有一种若隐若现的野性,可这野性偏偏又被一身警服所约束。刘风渴望知道脱下警服的安吉拉会是什么样子,他想做那个脱下这位美女身上制服的男人。所以,当两人的人生轨迹在此时此地发生交叉时,刘风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或者说用自己的自由来赌一次,看他能否使两条轨迹尽可能地重合一段距离,将来在何时分道扬镳并不重要,起码可以在当下能给他自己的生命注入新的活力。

对安吉拉而言,她对刘风的了解最初仅限于通缉令里的描述和她从官方资料里查到的有限信息。除了刘风的华裔身份以外,他和其他罪犯没有任何区别,貌不惊人却冷酷无情。安吉拉曾经注意到,在刘风的档案里,对他的犯罪动机一直是语焉不详,从记录里只能看到他杀过人,确切地说是屠杀过十几名无辜的妇孺,而且还一手策划引发了席卷全国的大动乱,但是却没有一个字提到他的犯罪行为的目的。安吉拉的心里曾经有过一丝疑惑,不过,这并未影响刘风在她心里留下的恶劣印象。当刘风把枪口顶到安吉拉的额头时,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刘风却没有开枪,反而像一个蹩脚的泡妞新手一样问起了她的名字和年龄。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刘风的所作所为完全颠覆了他在安吉拉心里的既定形象,他做的每一件事包括他在去警局的路上给安吉拉讲述的一切都出乎安吉拉的意料,这反而令安吉拉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恼火。安吉拉觉得自己的智商在受到某种力量的挑战,以往的认知模式在这种力量面前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刘风像是这神秘力量的代言人,专门被派来给她制造这种混乱。安吉拉从来都不是一个默守陈规的人,即使身穿警服也无法改变她的天性,甚至于上警校也是安吉拉对自己以往人生的叛逆。这一点,她和刘风很像。这个和官方所宣传的形象迥然不同的刘风引起了安吉拉的好奇,她愿意在她认为是安全的范围内,用最小的代价作为赌注,来和刘风对赌一把,她要看看这个在无意中闯进她视线的男人究竟是何种动物。

安吉拉在向队长汇报的时候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她一直在想着留在车里的刘风。当队长告诉安吉拉给她放两个星期的带薪假时,她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声。

直到队长问安吉拉是否需要按照惯例做心理辅导时,她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英)我很好,不需要心理辅导。”

队长关切地看着安吉拉,又问道:“(英)你确定?”

安吉拉点了点头,说道:“(英)是的。”

安吉拉从队长办公室里出来,一直等在走廊长椅上的桃瑞丝跳下地,拉着她的手,两人向警局后门走去。

桃瑞丝一边走一边对安吉拉说道:“(英)他挺帅的,我喜欢。”

安吉拉正在想着还能否再见到刘风,她愣了一下,问道:“(英)谁?”

桃瑞丝说道:“(英)你的新男朋友呀。”

安吉拉说道:“(英)他不是……”

桃瑞丝说道:“(英)你如果总是拿枪吓唬他,他很快就会像其他人一样消失,不再是你的男朋友了。”

安吉拉看了桃瑞丝一眼,桃瑞丝冲她做了个鬼脸。

安吉拉有些恼火地说道:“(英)你看了太多的‘南方公园’,我应该和你的保姆好好谈一谈了。”

桃瑞丝夸张地叹了口气,说道:“(英)为什么你们这些成年人总是把责任推给动画片呢?我们快点回到车里吧,我真的饿了,你应该听到我的肚子在叫吧?”

安吉拉若有所思地说道:“(英)我也想马上回到车里。”

当安吉拉和桃瑞丝走进停车场时,她远远地看到原先坐在自己的丰田车副驾驶座上的刘风却已不知去向了。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