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八十三章

阅读量:944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雪莉早就看出了刘风的用意,所以她并没有正面回答刘风的问题,只是严肃地说道:“刘会长,您是个成年人了,能不能别耍这种三岁小孩儿玩的无聊把戏?我的想法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别想三想四的,那不好!”

这个软钉子让刘风讨了个没趣,他一声不吭地趴到地上擦起地板来。雪莉暗自一笑,转身离去。她刚走没多久,丹尼走到刘风面前,蹲下身去看着他,一脸的坏笑。

刘风说道:“怎么着?来帮忙干活了?”

丹尼说道:“这点儿活你自己就干了,就当锻炼身体了,我不跟你抢这机会。”

刘风没好气地说道:“那么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丹尼连忙说道:“瞧你说的,那我哪儿敢啊!我问你个事儿。”

刘风问道:“什么事儿?”

丹尼回头看了一眼,确定走廊里已经没人了,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娘们了?”

刘风问道:“谁?”

丹尼说道:“还能有谁?你掌柜的呗!”

刘风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哪凉快哪待着去,别跟我这儿扯淡!”

丹尼说道:“别不承认,看上就看上了,有啥了不得的。”

刘风说道:“说点儿正经的,这娘们什么路数?你知道吗?”

丹尼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道:“我还真没整明白。就知道她的底子挺深,深不见底。”

刘风擦完地板,站起身,捶了捶腰,说道:“走,给我弄两把枪去。”

丹尼问道:“早就准备好了,那俩中国人的联系电话和枪都放车里了,你明天一早来找我,给你化个妆。”

刘风说道:“都准备好了?你总得让我挑把用着顺手的枪吧?”

丹尼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吗?给你准备了一把CZ和一把左轮,左轮是给你自裁用的。”

刘风笑骂道:“去你大爷的,你就不能盼我点儿好吗?”

斯坦利来到警局的时候,哈桑刚刚做完宵礼,正准备上床睡觉,一名警员把斯坦利领进了他的房间。

哈桑盘腿坐到床上,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斯坦利。

斯坦利尴尬地笑了笑,坐到床边的木桌旁,说道:“(英)你在这里住得还好吧?”

哈桑说道:“(英)现在是做宵礼的时间,你做了吗?”

斯坦利说道:“(英)我不是很看重这些形式上的事情。”

哈桑说道:“(英)那你还不算是一个真正的穆斯林。”

斯坦利没有回应哈桑,他从随身带来的文件夹里拿出两张照片摆到木桌上,说道:“(英)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有更重要的事要跟你讲。”

斯坦利把第一张照片推到哈桑面前,说道:“(英)你先看看这张照片上的人。”

哈桑瞥了一眼照片,照片里的人正是雪莉。

哈桑说道:“(英)这个女人很美。”

斯坦利微微一笑,说道:“(英)这不是关键,这个女人去监狱探视过刘风,然后没多久刘风就被人从监狱里劫走了。我的人发现这个女人和刘风在一起。”

哈桑木然地说道:“(英)那么?”

斯坦利把第二张照片推给哈桑,照片的内容是雪莉的手部特写。

斯坦利用手指点着照片里雪莉左手小指上戴的一枚戒指,说道:“(英)你仔细看一下这个戒指。”

哈桑拿起照片,眯起眼睛认真看着。那是一枚金戒指,戒面是一颗长方形的红宝石,在红宝石的中央又镶嵌着一个金色的符号。符号由圆规、矩尺和夹在圆规与矩尺之间的英文字母G组成。

看到这个符号,哈桑的脸色大变,他看着斯坦利说道:“(英)共济会?”

斯坦利微微点头,说道:“(英)没错!她是共济会的人。”

哈桑放下照片,沉吟不语。

斯坦利继续说道:“(英)共济会是穆斯林的世仇,他们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应该有他们的目的。”

哈桑说道:“(英)什么目的?”

斯坦利说道:“(英)我能想到的就是和我们争夺对这个国家的统治权。”

哈桑说道:“(英)利用中国人?”

斯坦利说道:“(英)也许,中国人只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认为我们应该把分歧暂时放到一边,团结起来对付我们真正的敌人。”

哈桑说道:“(英)你想要我怎么做?”

斯坦利说道:“(英)请你回去告诉你的人民,做好圣战的准备。”

哈桑看着斯坦利,说道:“(英)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斯坦利摊开双手说道:“(英)圣殿骑士的手上沾满了穆斯林的血,他们以前从来没有给过穆斯林选择的机会,现在也不会。”

哈桑痛苦地闭上双眼,深深叹了口气,继而睁开双眼,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英)好吧!愿真主保佑我们!”

陈浩在上小学之前一直和他的祖母生活在一起,他和祖母的感情甚至比和自己的父母还要亲近一些。陈浩的祖母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常年吃斋念佛,在家修行,在她去世后火化的骨灰里曾经发现了三颗无色的舍利子。陈家兄弟三人里的大哥请人做了三尊观音坐像吊坠,把三颗舍利子分别嵌进吊坠里,兄弟三人每人留了一件吊坠作为纪念。陈浩的父亲是个无神论者,他把分给他的那件吊坠在陈浩成年后送给了陈浩,陈浩一直贴身佩戴着,视若珍宝。不知为何,在陈浩回到温哥华家里的当天晚上,吊坠的皮挂绳莫名其妙地断掉了。陈浩一时没有找到可以替换的挂绳,便扔掉断绳,把吊坠放到枕边后上床睡去。

到了凌晨时分,陈浩居然梦见了祖母,虽然时隔二十多年,祖母的模样在陈浩的梦里依然清晰如故。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轻摩挲着陈浩的脸颊,用爱怜的眼神看着陈浩。陈浩伸出手去,老人像陈浩年幼时那样,用温暖柔软的手拉住他的手,带着他向远处的一道淡黄色的柔光走去。这时,从陈浩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呼喊着他的名字。陈浩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从梦中醒了过来,正看到唐警长站在床前,一边轻轻摇晃着他的胳膊一边叫着他的名字。

陈浩揉了揉干涩的双眼,问道:“唐叔叔,有事吗?”

唐警长低声说道:“该起床了,我和警局约的是早晨六点。”

陈浩惊讶地说道:“这么早?他们应该八点才上班的。”

唐警长说道:“我找了个老部下,让他单独为我们早点办公。”

陈浩说道:“那我去叫崔静起床。”

唐警长说道:“不要叫她,这种事女人去了会比较麻烦。如果有什么不好的结果,我怕她会经受不住这种打击。”

陈浩狐疑地看着唐警长,说道:“唐叔叔,是不是有些事,您没告诉我?”

唐警长笑了笑,说道:“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别胡思乱想了,起床吧。”

两人吃了简单的早餐后,驱车赶到了警局,接待他们的还是上次那名女警员。女警员在查看过陈浩的身份证后,领着两人走进了停尸房。在走进停尸房大门的瞬间,陈浩突然打了个冷战,一股寒意从下往上贯穿了他的全身,他不禁裹紧了外套。女警员拉开装有尸体的冷藏抽屉后,站到一旁,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陈浩,唐警长站到了陈浩的身旁。

姗姗基本上是崔静一手带大的,陈浩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有时间能陪女儿,他甚至需要经过计算才能搞清楚姗姗正在几年级读书。但是,陈浩只扫了一眼,还是马上认出那具冰冷的尸体就是自己的女儿。

唐警长一边观察着陈浩脸上的表情,一边扶住他的一只胳膊,低声问道:“能认出来吗?”

陈浩面无表情地转身说道:“是她!”

说完,陈浩向停尸房外走去。唐警长和女警员都被陈浩的反应吓了一跳,确切的说是陈浩的反应完全出乎他们两人的意料。他们原本以为陈浩可能会像崔静一样情绪失控,最起码会愤怒或者悲痛。然而,陈浩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毫无反应,仿佛躺在冷藏抽屉里的人不是姗姗,而是一个和他不相干的外人。

唐警长和女警员对视了一眼,小跑着追上陈浩,说道:“阿浩,你确定是姗姗吗?”

陈浩边走边说道:“没错!我们回家吧。”

唐警长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

女警员追了上来,对唐警长说道:“(英)唐先生,局长先生让我转告你,两名涉嫌杀害陈先生女儿的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获。我们正在进行审讯,并且使用技术鉴定手段做进一步确认。”

唐警长说道:“(英)好的,我知道了,我回头会和你们局长联系。再见!”

随即,唐警长紧跟陈浩走出了警局。

唐警长没有让陈浩开车,他抢过了车钥匙,把陈浩推到了副驾驶座上。

陈浩的脸上露出一种唐警长从来没见过的笑容,说道:“唐叔叔,你怎么了?”

唐警长小心翼翼地说道:“阿浩,你没事吧?”

陈浩说道:“我没事。”

唐警长说道:“你……你如果感觉不舒服,就大声喊出来,不要在心里憋着。”

陈浩又是一笑,说道:“我真的没事。”

陈浩停顿了一下,看着车外刚刚升起的朝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生老病死,人生常态。也许,姗姗现在过得比以前更开心。而我们,却还要继续惨淡的人生。”

唐警长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陈浩,却不敢再说什么,他启动汽车,驶离了警局。

一路上,唐警长一直忧心忡忡。按照他的经验,陈浩的这种反应反而比崔静的歇斯底里更可怕,那就像正在孕育中的一场火山爆发一样。表面上平静如常,但是在地壳下却是岩浆翻腾,而最要命的就是没人知道这股能吞噬一切的洪流,将会在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喷发出地表。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