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九十九章

阅读量:111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在雪莉的示意下,丹尼用一台笔记本电脑操纵一台小型投影仪,在客厅的一面墙上放映出一段视频影像。在视频里,加拿大总理正在接受一位白人女记者的访问。

客厅里的人们安静地观看着。

众人中唯一的一位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华人女孩低声对身旁的一位长者说道:“我看过这段视频。”

长者对女孩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当视频进行到第42分55秒的时候,女记者问道:“对于一名男性中东难民因杀害陈姗姗而被捕一事,你是怎么看的?”

总理回答道:“很显然,这对受害者的家人和朋友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这无疑是一场悲剧……”

说到这里,总理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甚至可以听到他发出了轻微的笑声。

客厅里的人们一片哗然。

视频里的总理继续面带微笑说道:“有人遭到杀害,本就是一场惨剧。但是我相信,加拿大的司法系统能够妥善处理好这件事,给所有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并且能够继续确保人民的人身安全。”

女记者又问道:“有人认为,如果没有2015年大选后施行的紧急难民政策,杀害陈姗姗的凶手就不会出现在加拿大,陈姗姗也不会惨遭杀害。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总理耸了一下肩,不屑地说道:“我并不这么认为……”

雪莉做了个手势,丹尼暂停了视频。

客厅里的人们开始议论起来,那位年轻女孩的声音在诸多男人的声音里显得特别突出。

刘风低声对站在身旁的战东说道:“咱们这位总理是地道的二货,他爹当年怎么没把丫的喷墙上?”

雪莉听到了刘风说的话,白了他一眼,刘风冲她做了个鬼脸。

雪莉对众人高声说道:“大家刚刚都看到了,加拿大的总理对陈姗姗被害这件事的态度是什么样的,虽然他嘴上说这是一场悲剧,但是我没有在他脸上看到任何悲痛的表情。而且,他对这场悲剧的源头也就是不做审查就大量引进难民的政策,没有任何反省和修正的意思。回想起在此之前发生的‘头巾事件’中加拿大三级政府官员的表现,我不能不说这是在多元文化这面旗帜的遮盖下,一种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而被歧视的对象,就是加拿大的所有华人,包括在座的各位!”

年轻女孩身旁的老者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觉得,你这是过分敏感了。不要把所有的事都上升到种族的层面,在加拿大,每个种族都是平等的,起码我个人从来没有感觉受到了歧视。”

战东对老者说道:“这么明显的歧视您都没看出来?您是不是忘了戴花镜了?”

几个年轻人发出一阵笑声。

老者恼火地对战东说道:“小伙子,我就当你是在开玩笑,好吗?”

随即,老者对其他人说道:“陈姗姗虽然是被难民害死的,但是凶手并不是无缘无故去害她。”

刘风说道:“不管他是为了什么,那都是一条生命!”

老者没有理会刘风,继续说道:“据我所知,之前的‘头巾事件’的始作俑者陈浩,就是陈姗姗的父亲,而这位难民又是一名穆斯林。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次动机很简单的报复,和加拿大的难民政策根本无关,更不能把责任推到总理的头上。”

雪莉说道:“到目前为止,陈浩都没有承认过是他撕破了穆斯林小女孩的头巾,官方也从来没有发布过任何正式的报告。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警方还在调查这件事。您根据什么这么确定,‘头巾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陈浩呢?”

老者说道:“谁干了坏事会承认啊?他陈浩没有做这件事,为什么会被停职?”

刘风说道:“你是在转移斗争方向,现在咱们讨论的是加拿大的华人受到歧视的问题。这是和尚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只有瞎子和傻子才会看不到。您的智商应该还没低到这份儿上吧?”

战东接着说道:“对啊!‘头巾事件’还没搞清楚,就急吼吼地蹦出来替穆斯林鸣屈叫冤。陈姗姗被害这么久,才在专访上轻描淡写地说这是一场悲剧,还他妈的满脸堆笑。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陈姗姗是个微不足道的华人女孩儿吗?她要是个穆斯林小女孩儿的话,你信不信,丫的反应绝不会是这样,弄不好还会让全国人民披麻戴孝呢!这不是对华人的歧视是什么?您上年纪了,眼睛花了没关系,脑子不会和眼睛一起花了吧?”

老者面红耳赤地说道:“你这叫什么话?你父母就是这么教育你和长辈说话的吗?”

坐在老者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对雪莉说道:“雪莉小姐,您今天叫我们大家来就是为了讨论这些敏感的政治问题吗?您当初在邀请函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还以为我们是来研究怎么把华人团结起来搞一个统一的联合会呢,就像埃德蒙顿的华人那样。”

另外一位中年男子说道:“是的呀,搞什么搞?生活过得好好的,谈什么政治嘛!加拿大哪里来的歧视?我怎么就没有遇到过呢?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有一点点歧视又怎样啦?哪里没有歧视?不要这么杯弓蛇影啦!”

老者说道:“加拿大是个和谐社会,大家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我们从国内来到这里讨生活不容易,不管怎么说,这里是洋人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在人家的屋檐下,被欺负一下也是难免的,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必给自己找那么多不愉快?”

众人发出一阵附和声。

一位年轻男子说道:“政治和我有什么关系?那是政客的活儿,咱就一平头小老百姓,操那闲心干屁!”

年轻女孩站起身来说道:“虽然我们来的比那些欧洲移民晚一些,但是大家都是这个国家的一员,都有平等的义务和权利为了维护这个和谐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如果我们华人自己都不为自己争取,又怎么能指望别人替我们去争取我们应得的权利呢?”

年轻男子说道:“谁也没把我的权利抢走,我该吃吃,该玩玩,过得不要太爽哦!”

刘风摇头低语道:“烂泥不上墙。”

雪莉瞥了刘风一眼,对众人说道:“很抱歉我事先没有和大家说清楚今天聚会的目的,耽误了大家宝贵的时间。既然这样,咱们就散会吧。我为大家准备了一些我农场的土特产,请大家带回去给家人品尝一下。”

说着,雪莉向丹尼点头示意。

丹尼冲众人喊道:“大伙儿跟我来,我领你们拿东西去。”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跟着丹尼向客厅外走去。

老者走到雪莉面前,说道:“还要您破费,这怎么好意思?”

雪莉说道:“一点心意而已,麻烦您大老远跑过来一趟。”

老者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您。唉!我老了,就想安度个晚年,不像年轻人那样,真的折腾不起了……”

雪莉微笑着说道:“我理解,您走好,我就不送了。”

老者冲雪莉拱手示意道:“告辞,告辞!”

说完,老者瞥了一眼战东和刘风,随着人流走出了客厅。

人们像退潮的海水一样散去后,客厅里只留下了年轻女孩,雪莉对她说道:“您还有什么事吗?”

年轻女孩说道:“我来不是为了领你的农产品的。”

雪莉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年轻女孩继续说道:“我和几个朋友已经商量好了,想组织一次街头集会,向政府提出抗议。”

战东插嘴说道:“我们埃德蒙顿的也想这么干,我这次来卡村儿就是想联合你们这儿的人,大家一起搞,扩大声势。”

雪莉对年轻女孩说道:“请问您怎么称呼?”

年轻女孩说道:“谢灵燕,叫我燕子好了。”

战东抢先一步说道:“你好!我叫战东,战士的战……”

刘风接着说道:“东方不败的东。”

战东瞪了刘风一眼,说道:“你丫的敢抢我台词儿,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谢灵燕捂嘴偷笑。

雪莉对谢灵燕说道:“别理他们。您是哪个社团的?”

谢灵燕说道:“哪个社团的都不是,我是卡大的留学生。我是听朋友说您这里有个华人聚会,所以就跟着来看一看。”

战东和刘风对视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丝坏笑,异口同声地对谢灵燕说道:“这么巧,我表姐也在卡大,你是哪个专业的?”

雪莉没好气地对两人说道:“一边待着去,想泡妞儿也不分场合。”

谢灵燕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雪莉对谢灵燕说道:“别理他俩。”

谢灵燕止住笑,说道:“咱们谈谈正事儿吧。”

战东说道:“我也正想这么说呢。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咱们两地约好了时间,一起上街。”

谢灵燕说道:“好的呀!”

谢灵燕想了想,又迟疑地说道:“不过,有个小问题……”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