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零一章

阅读量:2076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在雪莉农场的中央空地东北角,有一处长方形室外靶场。靶场四周是用5米高、3米厚的土堆围成的靶墙,只在朝南的一面留有一个可以并排开进两辆皮卡的入口。靶场里最长的靶道是300米,除此之外,在不同的距离上分布着用作战术射击训练的各类人形靶和障碍物。一场大雪过后,靶场的地面覆盖上了厚厚的雪层,人走在上面咯吱作响。

刘风把战东带到了靶场。

战东站在入口处,好奇地打量着靶场里的设施,说道:“这儿有点儿像我以前玩儿过的彩弹枪游戏场。”

刘风站在战东身后,说道:“彩弹枪好玩儿吗?”

战东说道:“还行吧,我对这种剧烈运动兴趣不大。大多数时间,我都是猫起来,等战斗快结束的时候再出来收拾残局。”

正说着,刘风趁战东不备,一脚踹到他的屁股上,战东一个趔趄扑倒在雪地里。

战东狼狈不堪地爬起来,一边掸落身上的雪粉,一边转身骂道:“你丫的有病啊……”

话音未落,刘风从后腰拔出一把左轮手枪,顶到了战东的脑门上。

战东愣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乌黑的枪身,喃喃地说道:“你……你这是几个意思?”

刘风说道:“怕了?”

战东一把推开对准自己的枪口,不满地说道:“去你大爷的!”

刘风笑了,说道:“连这点儿胆儿都没有,你玩儿什么政治?”

战东说道:“玩儿政治和有没有胆儿有个毛关系!”

刘风说道:“关系大了去了。玩儿政治就要懂厚黑,心不够狠胆儿不够肥,你就等着被人玩儿吧,最后被人弄死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战东说道:“少废话!甭跟我扯你那套歪理。说!带我来这儿干嘛?”

刘风说道:“咱俩兄弟一场,我既然拉不住你,就只能帮你一把,教你几招,关键的时候能保命。”

说着,刘风掉转手里的左轮手枪,递给战东。

战东迟疑地接过手枪。

刘风问道:“知道这是啥枪吗?”

战东说道:“左轮儿呗。”

刘风说道:“这是史密斯文森公司最新产的R8左轮儿,带战术导轨,加厚加重枪管,弹容量八发,比一般的左轮儿多两发。口径马格南357,也可以打娘们儿用的点38口径子弹,有单动和双动两种模式……”

战东不耐烦地说道:“得,得!甭跟我拽这些专业名词儿,你说了我也记不住。你不就是想教我怎么用这枪吗?”

刘风说道:“用枪之前你要先了解自己的枪,你开两枪试试。”

战东坏笑着举枪对准了刘风,说道:“那你来当我的活动靶,看看哥们儿的枪法……”

刘风一把攥住枪管,用力向下一掰,战东的手腕被顺带着弯成了近乎直角,他疼得一咧嘴,连忙放开了手枪。

刘风说道:“准备开枪杀人的时候,起码站到两米之外,对方够不到你的地方。别他妈那么多废话,跟电影儿里似的,还啰嗦半天。举枪的同时就掰开击锤,枪口到位后马上搂火。还有,没人是弱智,看见你举枪了还傻站在那儿等你爆头。甭想着耍酷,学黑帮杀手用枪打人脑袋。人的躯干目标最大,挨上一枪他的移动能力就会受影响,打完第一枪后用你的左手辅助右手端稳枪继续射击,等他倒地后再冲头上补枪。”

刘风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举枪冲10米开外的一个人形靶开了一枪,随后右腿跨前半步,同时双手握枪对准人形靶又连开两枪,三个弹孔赫然出现在人形靶的胸部。

战东被枪声震得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喊道:“你丫的开枪也不提前通知我!”

刘风笑着说道:“记住,这是左轮儿,不是半自动手枪。开枪后会有残余气体从弹巢空隙喷出来,你握枪的两只手只能攥住枪把儿,千万别握到转轮,手指会被切掉的。”

战东说道:“这么危险?那你还是给我弄把半自动手枪吧,1911或者沙鹰之类的,比这破左轮儿酷多了。”

刘风说道:“耍酷有屁用!关键时候能打响的就是好枪。左轮儿最大的优点就是基本不会卡壳,而且永远处在上膛的状态,还不需要用额外的保险。”

战东说道:“可这枪只能装八发子弹,不够用啊!打几枪没子弹了,就只能当锤子使了。”

刘风说道:“你以为是黑帮电影玩儿枪战啊?我看你是中了暴力美学的毒了。碰到危险的时候撒丫子跑啊,跑不掉再抄家伙跟人玩儿命。来不及跑的时候先开两枪,没人会迎着你的枪子儿冲上来,都会先找地方躲躲的,那个时候你就有机会逃命了。给你枪是让你保命用的,不是让你当小马哥的。 ”

战东从刘风手里接过左轮手枪掂了掂,甩手冲人形靶开了一枪,人形靶没有任何中枪的迹象,战东“咦”了一声,又开了一枪,还是没有打中靶子。

刘风喊道:“用单动模式,先掰开击锤,双手持枪。”

战东照做,开了一枪,子弹打在了人形靶前一米处的雪地上,激起一片雪花。

刘风又喊道:“扣扳机的时候手指放松,这不是游戏机摇把,不用使那么大劲儿。”

战东接连开了两枪,打光了剩下的子弹,依然没有打中人形靶。他不甘心地继续扣动着扳机,击锤打在已经发射过的弹壳底部,发出几声闷响。

刘风从战东手里夺过手枪,取笑道:“您这枪法是师娘教的吧?”

战东不服气地说道:“我佛慈悲,不忍杀生。我不是打不中,我的目的是把对方吓跑就成,不想取他性命。爹妈把他养大不容易,给人留条退路也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正所谓……”

刘风退出空弹壳,一边往转轮里塞着新子弹,一边说道:“打住,你甭跟我这儿犯贫。枪法烂就说烂,这事儿只有天知地知,没人会笑话你。”

刘风把装满子弹的转轮复位后,又把手枪递给了战东,说道:“接着练!”

战东没再接枪,用一根手指掏着耳朵说道:“不用练了,我耳朵都快震聋了,现在还嗡嗡响呢。”

刘风说道:“好吧!那你把这枪拿走。”

战东说道:“我拿这玩意儿干嘛?”

刘风说道:“废话!还能干嘛?让你去抢银行,你有那胆儿吗?你这趟坐灰狗出远门儿,身上得带个家伙防身用。”

刘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原先是想开车陪你一起走一趟的,可这边又让那娘们儿给拖住了,抽不出身来……”

战东把枪推回给刘风,说道:“不用!我又不是去阿富汗,加拿大好歹还是太平盛世,用不着随身带枪。”

刘风有点着急地说道:“你怎么这么幼稚?加拿大都乱成这德行了,还太平盛世?你是不是非要等到被人把刀架脖子上了才会明白?”

战东笑着拍了拍刘风的肩头,说道:“哥们儿,别这么悲观。加拿大还是有希望的。要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过日子需要靠枪来壮胆儿,那么这个国家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刘风说道:“甭管有没有希望,有备无患总是没错儿吧?”

战东说道:“我命在天!要是老天想收我,我带什么防身都没用。”

刘风无奈地说道:“我真服了你了!你他妈的是不见棺材……”

话说到一半,一只硕大的渡鸦落到靶墙顶部,仰头冲天空发出一阵瘆人的鸣叫声,像是在召唤着远方的同伴。刘风止住话音,把枪插回自己的后腰,皱着眉头从地上捧起雪揉成一个雪球,用力扔向渡鸦。雪球撞碎在渡鸦脚下,溅起一团雪粉,渡鸦扇动着翅膀飞到半空中,但是并不离去,只是在刘风和战东两人的头顶盘旋着。

战东抬头看着渡鸦,轻声说道:“小时候听我姥姥说,乌鸦是专门替黑白无常打探消息的,它们能闻到快要死的人身上的味道,然后黑白无常就会来带那人走。”

刘风和战东对视了一眼,说道:“少扯淡!这附近可能有动物的死尸,才会把乌鸦招来。走吧,咱们回去吧。”

说完,刘风拉着战东,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平房走去。

刘风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有件事儿我一直想和你说。”

战东问道:“什么事儿?”

刘风说道:“那个和你一起来卡村儿的汪老师,我好像见过。”

战东说道:“是吗?在哪儿见过?”

刘风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爸去世那年,我回国的时候被搂进了局子里,在看守所里我见过他。丫的那时候还没现在看上去这么老,但是那把大胡子给我留下的印象挺深。”

战东说道:“你怎么能确定就是他?留大胡子的人多了去了。”

刘风问道:“丫的是不是青岛美院的?”

战东惊讶地说道:“没错儿,他以前跟我们吹牛B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我还不信呢。”

刘风阴沉着脸说道:“那就是他了。这孙子当年因为迷奸女学生进去的,你以后跟丫的少来往。”

战东说道:“怪不得呢!我说每次有妞儿参加我们联合会的活动的时候,这老东西都显得特兴奋,逮谁跟谁说丫的跟徐悲鸿学过艺。敢情儿是又在那儿泛坏水儿呢!”

刘风愤然骂道:“道貌岸然!”

战东说道:“等我回去以后,非把丫的老底儿揭出来不可。他妈的没能耐泡妞儿就老实儿待着得了,一把年纪了还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无耻!”

刘风说道:“你丫的不也没少泡妞儿吗?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这到哪儿算是一站啊?”

战东“嘿嘿”一笑,说道:“等哥们儿碰到最好的那个就收心。”

刘风问道:“那你说说,什么样儿的算是最好的?”

战东坏笑着说道:“这还用问吗?下一个呗!”

刘风推了战东一把,笑骂道:“你大爷的!”

战东哈哈大笑,随即说道:“说点儿正经的吧,这次卡村儿集会的安保问题,你打算怎么解决?”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