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访的小精灵

阅读量:663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190510201229_小精灵1.jpg

到访的小精灵

我是生长在北美,名为安娜类(The Anna's Hummingbird)的小蜂鸟,别看我们的个头非常迷你(约10厘米),我们安娜族群可是北美蜂鸟中的大个子。一般来说,鸟类的雄鸟羽毛甚美,雌鸟就呵呵了,但我们安娜族群可不是这样,雌雄都漂亮,虽然和雄鸟相比还有点差距,但我们双鸟蓝天比翼飞,安能辩我是雄雌!人们称赞我们是飞行的珠宝!不仅如此,人们把我们选为温哥华市的市鸟,所以在温哥华,我们是有名誉和地位的蜂鸟!

名不正则言不顺,首先应该说明我们颇为女性化名字的出处。1892年,一位法国海军的军医瑞内拉松,他同时也是位自然学者。当年,他尽心尽力地为法国公爵收集各类小鸟标本,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发现了我们,就以公爵夫人安娜的闺名命名了我们的族群。

每年在温哥华秋天的天空上,我们可以遇到很多往南迁徙的各种鸟类。大家伙成群结队地飞往南方避寒,我知道不少温哥华的人也都跑到南边的墨西哥晒太阳去了,可他们能和我们鸟类比吗?我们想住哪里,翅膀一扇忽就住进了森林宫殿。想吃什么,长长的喙轻轻一嘬,各式各样的果实和虫虫就可饱腹,既锻炼了身体,又不花钱,怎样,嫉妒羡慕我们吧!

其实我们安娜小蜂鸟也很羡慕嫉妒恨那些飞往温暖南方的鸟群,祖上没给我们留下南飞的候鸟基因图谱,我们也没法子,只能以闷头苦睡来对付温哥华的冬天(好像人们也常说睡觉治百病啊)。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绝招,一旦天气骤冷,我们的体温也随之从40度降至9度,呼吸的次数也从每分钟245次减至6次,还可以停止呼吸达5分钟之久,厉害吧?总而言之,天气恶劣,我们就祭起睡觉的法宝,合眼就着,有点像冬眠的大狗熊。不过,只要天气一好,我们就活蹦乱跳,到处游玩!而大笨熊却一睡一冬天,藐视它们!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蜂鸟也是如此。当女朋友到来,我必须一个跟斗云翻上40米的高空,然后向爱鸟发出俯冲,速度为每秒27米,到最后阶段减速也达到每秒23米,制造出巨大的响声,在这爱情的冲锋和呼唤下,你说,我怎能不抱得美鸟归呢!

 我和女朋友准备要小白鼻,四处寻找,相中了一户人家,他家后院有一棵约两米高的西梅树,绿叶上缀着朵朵白花,很是漂亮,树上有不少结疤和小树瘤,其中一个如袖珍版功夫茶杯(5公分左右),我们的宝贝不过是小芸豆的尺寸,这树瘤大小做窝正合适。我们俩很心仪这株西梅树,决定一起努力,搭建了漂亮的小鸟巢。要扩大家庭规模?一个太少,两个正好,三个喂不了,我们的祖先就是这样教导我们滴,所以蜂鸟的家庭都是父母加两个雏鸟。

190510201314_小精灵2.jpg

(一家三口,妈妈脖子和胸前有漂亮的金红色的彩羽,爸爸更美,可惜爸爸不在啊!)

既然在别人后院的树上安了家,我应该了解一下主人家的情况,如果是恶邻或有熊孩子,我们可得早做搬家的准备。房子的男主人叫老吴,女主人为陈阳,还有一可爱的小闺女然然。当他们发现了我们一家之后,对我们非常热情,女主人为我们专门购买了给小鸟用的食罐,给我们准备了特别需要的营养水(糖和水以4:1的比例混合而成),老吴把楼上的纱窗拆了,架起录像机,时不时地将大镜头对准我们猛拍,然后来个即时报道,发给他的朋友圈。小然然还时常到后院瞭望,赶走妄想干扰和欺负我们的恶鸟们。她和妈妈借了一堆有关蜂鸟的书籍,以便更好地照顾我们。如此,我们心安理得地住了下来。

二十天过去了,自打我家宝宝从蛋壳里钻出来之后,温哥华春暖花开的日子也到了,无暇在春日里游玩,我们开始了忙碌着采花粉,啄小虫的日子,宝宝的个头虽然比不上小娃娃们的小指头,可胃口却不小,作为父母总得要让宝宝们吃饱吃好,所以我们轮流采食喂养它们。宝宝们逐渐长大了,开始了自己的活动。因为个头太迷你太袖珍,很多鸟类都可以恣意地欺负我们,所以不得不谨慎从事,在回巢之前,我们一定在附近细细观察,确认无险情才飞去喂养宝宝们。

190510201536_小精灵3.jpg

(左边是哥哥,右边是弟弟,宝宝们目前要低调,彩羽要长大才有。可哥哥已心系蓝天)

日子过的飞快,宝宝们出壳后又过了20天,哥哥已经开始出窝,小心地站在鸟窝的外边,一有风吹草动,即刻跳回鸟巢做龟缩状,一旦无事,又开始蠢蠢欲动,弟弟却还在老老实实地睡觉,我认为一家人团聚的日子不会太久了,一旦宝宝们的翅膀硬朗了,飞入花丛,我们就管不了啦。别笑话我们,你们人类不也是如此吗?傻宝,没听见那些人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么?

还好老吴,陈阳和到访他们家的许多人都给我们拍了录像和美照,留下了我们的精彩。虽然我们一点隐私都没有,也不能问他们索要版权肖像费(据说小然然还要把宝宝们出恭的照片带去学校与小朋友们共享,我们情何以堪,羞羞,捂脸!)但是我们一家的幸福生活却有了实在的记录,这是我们和老吴家做邻居的情景实况。

春暖花开的五月快到了,我们要飞到花海中做花间的小精灵。作为精灵,我们可以上下左右飞行,可以前进,亦可后退,还可以在空中滞停,我们的小小羽翅平均每秒可煽动53次,高速时可达80多次。没有任何鸟类可以与我们的这样的飞行技能媲美,翱翔万里高空的雄鹰也做不到。只有卡通片里花仙子飞的和我们差不多,可她们是人类虚拟的形象,而我们却是大自然中真实的蜂鸟,傲娇!

眼看花落花开,几个月过去了,从挑选居住地,到鸟巢的搭建,孵出我们的宝宝,风雨无阻的看护和不辞辛劳的哺育,我们总算完成了作为父母的责任。一言以蔽之:养孩子,大不易。现在我们即将自由,所以准备去寻找诗和远方。作为花间的精灵,我们在花海中徜徉是终身必须要做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多么惬意啊,这就是我们蜂鸟的诗和远方。

老吴陈阳和小然然,吾与汝为邻,请照顾好我们的草庐,拜托!或许彼此可期来年再见!

客居西梅树上的蜂鸟夫妇留言

 

June代记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