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人生的选择更重要。

阅读量:1497 评论数:6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故事发生在1970年,母亲带着我回老家看望爷爷。

 

我从小生长在享有‘高原明珠’美誉的云南省昆明市滇池湖畔。我家住在海口镇,而我的爷爷住在中谊村,  从海口镇到中谊村的道路曲曲弯弯大约有8公里那么远。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 交通及其不便,没有公共交通车可以乘坐。对于普通人家而言,只要拥有自行车, 已经让人非常羡慕了。我们家没有买到自行车,因为自行车是要凭票购买的,所以母亲只能带着我 靠两条腿完成艰难的旅程。对于还未上小学的我来说,算是`长征路'了。

 

母亲起了个大早,准备了路上的干粮和一壶茶水。就这样, 我和母亲于清晨8点钟开始了一次非同寻常的旅程。

 

路途中, 有坡道,平路; 有柏油路面,有碎石路面。沿着道路种植有高高的白杨树,起初我信心十足,边走嘴里边还唱着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心中激起了波浪…”。上坡的时候,我弯着腰 ; 下坡的时候,我挺着胸; 平路上,  我连蹦带跳。

 

“慢点,小心跌倒!” 母亲不时提醒着。

 

道路的右边是绿油油的菜地,左边是黄灿灿开着碎米黄花的油菜田。我一边观赏着风景,一边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兴致勃勃地往前赶路。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的两条腿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就像挂有铅块一样。

 

母亲牵着我的手鼓励道:“我的儿子最勇敢,我的儿子最坚强!”

 

妈妈的话语在我弱小的身体里注入了动力。我咬紧牙关继续向前走,累了就和妈妈一同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歇歇脚。

 

到中午时分,天空万里无云,头顶着的烈日,骄阳似火,热辣辣的太阳如同火炉一般,气温急剧上升。母亲和我坚难地往前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大,一小;一高,一矮。渴了喝水壶里的茶水,饿了啃馒头。妈妈带着叁个馒头,她把其中的两个馒头给我吃了,把她的一个馒头分为两半。她留着半个馒头怎么也不肯吃。

 

偶然间有卡车驶过来,母亲举手示意,但没人理会。到了下午一点多钟,路面变成了碎石路面,又窄又坑坑洼洼的。道路用较大的坡度翻山越岭,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峭壁。

 

母亲仰望着被太阳烤焦的路面说:“这座山叫‘爬蜘山’,翻过去,我们就回到老家了。”

“为什么叫 ‘爬蜘山’?” 我倍感好奇地问。

 

“因为道路修建在悬崖绝壁上,筑路工人用绳索系在腰间,从山顶降下来,左右迂回,上下翻飞。就像蜘蛛侠!” 母亲指着前方的道路解释道。

 

听到蜘蛛侠,我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妈妈,我也要做蜘蛛侠!”

母亲蹲下身,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孩子,你一定可以成为蜘蛛侠的。”

 

我望着前方陡峭的山路,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腿向着坡道上方迈进。走着走着,我的脚一软,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母亲一个箭步到了我的身边,双手将我抱起。我脚上穿的球鞋已经磨穿了底,右脚底磨起了大大的血泡。

 

“是啊!这双鞋也该换一换了。” 母亲自言自语道。她蹲下身子,脱下我的鞋,然后用嘴吹着我脚底的血泡:“ 好孩子痛吗?”。看得出来,母亲非常地心疼。

 

我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了。

 

“男子汉不好掉眼泪的,眼前这座大山不可怕,鼓足勇气,胜利就在前头。” 母亲边说边从挎包里拿出了水壶和半个馒头,送到我的手里:“好孩子补充水份,补充能量很重要,不然人会休克的!”

 

我接过水壶和馒头,感觉嗓子在冒烟,肚子里在‘咕噜,咕噜’地叫。一口、二口、三口,不大一会儿,半个馒头和水壶里的水都下到了我的肚里,喉咙如同久旱的田地遇到甘露滋润了,肚子的‘咕噜’声音停止了。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睁大了双眼问母亲:“妈妈,水和馒头都没有了,你怎么办?”。

 

母亲接过水壶装进挎包里,她额头上的汉水象串珠一样滚落到干裂的嘴唇边。她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没事的,妈妈不渴,也不饿。”

 

只见母亲将挎包往胸前一推,双手托住我的双腿:“搂住妈妈的脖子,我背你翻过这座山,就到家了。”

 

我的手搂着母亲的脖子,眼睛看着母亲额头上的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汉水流过脸颊、流到下巴,滴滴答答落在了她胸前的挎包上。耳朵清楚地听着她粗大的呼吸声。

 

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后面传来。母亲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后看过去,有一辆敞篷马车驶了过来,赶车的人手里甩动着马鞭,坐在马车的前端,嘴里不停地吆喝着。不大一会,马车驶到了我们母子跟前。

 

母亲向着赶车人招呼道:“这位大哥你好!可不可以搭乘你的车?”

 

“吁,吁,吁” 赶车人拉住马的缰绳。马车卡然停住,赶车人戴着一顶黄色宽边草帽,古铜色的脸庞留着长长的络腮胡子。他上下打量着路边的母子俩。

 

"你们要到哪里去?" 赶车人摘下草帽扇着风。

 

“我带着孩子, 去看望他爷爷" 母亲边擦着额头的汗水,边说:“请 让我们母子俩搭个车吧!  天气太热,道路又难走,  人都快要中暑了。"

 

 

“可以,上车吧!” 赶车人想了想发出了邀请。

 

上了马车,我坐在母亲的腿上,母亲抱着我。

 

“孩子几岁了?” 大胡子赶车人问道。

 

母亲拍着我裤脚边上的灰尘说道:“六岁多了,今年七月份就要上小学了。”

 

“这孩子,要上学的人了,还要妈妈背,还要妈妈抱,害臊不害臊。” 赶马车的人歪着脑袋,斜着眼睛,看着我们母子俩说道。

 

母亲用坚定的语气反驳道:“我的儿子很勇敢,很坚强!他坚持从早上一直走到鞋底磨穿了,脚底板也磨起了血泡。”

 

赶车人的眼珠子转动了俩圈,嘴巴里说道:“ 你们母子俩搭乘我的车,要交钱的!”

 

“多少钱?” 母亲接着问道。

 

赶车人放下右手挥动着的马鞭,伸直了俩个手掌,晃了晃:“十块钱!”

 

“什么?十块钱可以买一佰个鸡蛋了!” 母亲的嗓音提高了八度。

 

赶车人从牙缝里蹦出了话语:“我让你们母子俩搭车, 已帮了大忙。”

 

“帮了大忙是没错,可你不能狮子大开口。” 母亲据理力争:“ 我一个月的工资收入32块钱。8公里的路程,我们已经走了5公里,剩下3公里搭乘你的车。你要收10块钱 !没有道理呀?”

 

“马需要喂草料,车轮坏了需要修。这些可不都要花钱?” 赶车人不依不饶。

 

“这样收费不合理,拦路行窃呀!”

 

“10块钱,一分不能少!” 大胡子赶车人不耐烦了。

 

一阵沉默过后。马车走着走着, 从靠山的一侧,走到了悬崖的一侧。这时马车已到达山路的最高处,往前行就全是下坡路了。马车停在了悬崖边缘,空气凝固了,就连鸟叫的声音都没有。俯视浩淼的滇池水面与近乎垂直的悬崖底部划出了一条白线,从停马车的位置到悬崖底大约有90米(45层楼)那么高。

 

“大妹子,你得交钱了。” 大胡子赶车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们不坐你的车了!” 母亲果断说道。

 

“我可以让你们上车,也可以不让你们下车。” 大胡子赶车人用右手握住马鞭,轻轻敲打着左手掌:“交了钱什么都好说。”

 

“我身边没带那么多钱!” 母亲把口袋翻了个遍,把仅有的钱递了过去:“我只有叁元贰角钱。”

 

赶车人一把抓住了母亲的手:“ 你手上的玉手镯应该值些钱吧!”

 

“不行!手镯是我先生送的结婚纪念礼物。” 母亲甩手摆脱了赶车人的魔爪,钱也洒落到了马车上。

 

母亲向左边看看道路的前方,又看了看右边道路的后方。

 

“你还能跑了不成!” 赶车人用双眼瞪着母亲。

 

“妈妈,这个人是大坏蛋!” 我看着赶车人说道。

 

赶车人怒火中烧,他指着我说道:“ 你个小兔崽子,信不信我把你扔下悬崖!”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瞪大眼睛说道:  “我有妈妈在,不怕你这个大坏蛋。”

 

赶车人的双眼发出了凶狠的目光:“ 我把你们母子俩都一起扔下去。”

 

我感觉到母亲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妈妈通红的脸瞬间变成了白色。

 

我被吓得直哆嗦,没敢再多言语。

 

突然母亲指着悬崖底部芝麻粒大小的黑点说:“儿子快看!你爸爸一定在下面钓鱼。今天有朋友约他来这里钓鱼的。”

 

我兴高采烈地说:“我要去找爸爸,我要去找爸爸!”。一时间恐惧被抛到了脑后。

 

赶车人的眼睛凝视着悬崖底几个黑点在看。他睁大眼睛用力地辨认山脚下到底有没有人?他的脑海里激烈地斗争着。

 

“你看这样行不行?” 母亲打断了赶车人的沉思:“ 等过了这段陡坡,我去找孩子他爸拿钱给你。”

 

大胡子赶车人断定悬崖底部有人在移动,他捡起洒落在马车上的钱,然后用右手拉动马的缰绳。马车快速地离开了悬崖边,行驶到了靠山的一侧。走在下坡道的马儿快速地奔跑着…。

 

“哗啦啦,哗啦啦。” 一阵风儿吹过,可以隐约听到滇池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

 

“停一停车,我们在这里下。” 母亲向赶车人急呼:“ 麻烦你在这里等一等,我拿到钱就回来。”

 

“吁吁吁” 赶车人发出了马儿能听懂的指令,马车稳稳停住了。

 

“孩子就留在车上吧,乱石重生的山坡很难走的。” 赶车人勉强带着笑脸说。

 

“不用了!孩子离不开妈妈。” 母亲边说,边背着我快速下了车,在乱石堆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

我在母亲的背上,看着她艰难地向前跑着。母亲的两只鞋都跑掉了,却也顾不上捡起来。

 

我在母亲的耳边喊道:“妈妈你的鞋跑掉了,为什么鞋都不要了?你的脚在流血…。”

 

母亲边跑边说:“ 顾不了那么多了,  今天我们母子能逃过一劫,已经是万幸了。”

 

母亲用她的智慧避免了一场灾难。

 

1976年,昆明到中谊村的铁路线建成通车,而海口到中谊村仅是铁路线的一站车程,记得当时票价0.25元 ,  火车仅用8分钟就能穿越'  爬蜘山隧道  ’。

往事已成回忆, 贫穷与落后是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  如果说赶马车的人是因贫穷与落后缺乏教育而导致了野蛮和贪婪的结果。那么要解决贫穷与落后的方法,就是深化教育,提高全民的文化素养和道德素养,用科学技术解放生产力。用科学技术改变贫穷与落后的面貌。这是人类发展的正确选择。如今高铁,高速公路给民众的出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科学技术正翻天覆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推动着人类社会向前发展。

科学技术能够改变贫穷与落后,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世界上仍然有许多贫穷落后的国家需要改变。虽说科学技术无国界,  但你可以看到, 一方面 科学技术遭受到无端的打压, 这将为人类的发展进程蒙上阴影。另一方面蓬勃发展中的世界贸易亦是如此,有的国家打着保护国家安全的旗号开征钢、铝关税,掀起贸易大战。这难道不是马车夫野蛮和贪婪的翻版吗?无数企业受疫情肆虐而倒下, 想要重新站立起来, 恐为其难。 历史的车轮已开启了倒退模式,种种奇怪的乱象难到不令人为之痛心吗?

疫情当前,有两条路摆在我们面前。第一、科学正确的防疫,   继续维护正常的社会发展秩序,走一条团结一心共同抗疫的道路。第二、把疫情妖魔化,激化种族矛盾,搞小圈子,故步自封。疫情本身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疫情被政治化,妖魔化。国家因此闭关锁国,  民族因此仇恨分裂。你认为该怎样选择?

 

 

 

 

 

 

 

 

 

 

作者:William  Yang

 

September 2, 2021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游客   1星期前
编故事的大外宣!
   0    0
Avatar
游客   1星期前
这都能扯到疫情锁国,作者才是政治化。
   1    0
Avatar
疫情本身并不可怕? 我靠。嘴巴一合张开就来。打完两针染病的大 - 游客   1星期前
疫情本身并不可怕? 我靠。嘴巴一合张开就来。打完两针染病的大有人在。大把机会等着你。PK一下你这大嘴可怕还是德尔塔, Mu可怕
   0    0
Avatar
游客   1星期前
好文
   0    0
Avatar
William Jun Yang   1星期前
如果选择的方向错了,再多的努力也白搭。
   2    0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