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枫譚】马云咋就违法了呢?

阅读量:1793 评论数:1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马云咋就违法了呢?

 

      中国政协讨论996,有退休的政协委员指出马云违法。马云违的是什么法?他们说马云违的是中国的劳动法。

      据中国政协报报道,十二届中国政协委员盛明富认为,马云以成功企业家身份谈996工作制经历可以,但要求员工如此就是违法。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剑锋认为,马云宣扬的996工作制明显违法,以奋斗之名的违法行为是在挑战劳动法。

      这些批评的声音算是比较激烈的,毕竟近年来很少听到这么尖锐的批评。

      996指每天工作从9点到9点,每周工作6天。据报道,中国《劳动法》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而按照“996”计算,每天去掉1个小时午休时间,员工工作时长高达11个小时,一周高达66个小时。报道还说,至于加班时间,按每月4周计算,“996”加班时间每月高达104小时,接近国家规定上限的3倍之多。

      马云是不是违法,那是专家们判定的事。我们关心的是即便马云违法,错都在马云吗?

      996的出现绝非偶然,还有三个方面的因素不容忽视。一是执法环境的问题,二是社会监督的问题,三是社会结构的问题。

      关于执法环境,违反劳动法的事情在中国比比皆是,没听说有谁为劳动工时打官司法律维权。要不是这次事情闹大了,这个问题还不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其实在中国,相对于雇员,企业主肯定是强势群体。这一点对比加拿大就不同了。我们经常议论,在中国,老板牛;而在加拿大,员工牛。

      加拿大的企业主一般不随意违反劳动法规。拿BC省为例,一旦企业违法,雇员可以投诉到就业标准局。该机构负责监护劳工权益,它受理任何与雇佣相关的问题,包括:工时,加班、年假,法定假期、工资、工资扣除、终止雇用等权益问题。

      一旦有纠纷,员工首先可以在网上通过“自助工具包”来自行解决。这个工具包可以帮助雇员界定问题并且提供解决方案。如果工具包无法解决问题,雇员可以向就业标准局进行投诉。投诉过程,首先是调节;调解不成,听证。听证之后,由就业标准局官员做出判决。

      据说,一般企业主都不会让事情进入投诉程序。纠纷基本上在自助阶段就解决了。企业主一般会满足雇员的合理要求,结束纠纷。因为,进入投诉程序,一般裁决结果都会有利于雇员。

      所以,在加拿大,大家普遍感觉洋人公司都比较严格,而华人公司比较中国化,不太规范。

      中国执法环境如果像加拿大一样,996的事情可能就不会频发,人们也不会觉得996很正常。但是这只是如果,大家知道,别说是超时工作,就是工资,有时候员工都拿不到。一到过大年,农民工就因拿不到工资而开始维权。而农民工维权屡屡被打的事也多见诸报端。所以,马云说,大家知足吧!有些人想996还没机会呢。这的确是现实。

      关于社会监督,在中国,工会维护雇员权益的作用不明显。好像工会基本上是用来发福利的,就是发卫生纸,防暑降温费什么的;有时也组织员工唱唱歌打打球,搞个歌咏比赛和体育比赛,活跃职工生活。真要出了劳资矛盾和纠纷,它的作用基本上是用来维稳。这和西方社会的工会差距还是很大。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曾经也动心思改革工会,也试图尝试让工会的作用向西方国家的工会靠拢;设想让工会成为一个缓冲器,以避免政府直接面对劳工,成为矛盾的焦点。但是那只是昙花一现的纸上谈兵。

      现在,在中国搞西方式的工会可能更不合时宜。经过多年积累,社会矛盾相对更加集中,利益诉求呈现出多样化,社会关系变得错综复杂,真是到了剪不断,理坏乱的状态。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搞工会改革,那无异于玩火。可是,如果没有一个可以代表劳工利益的工会,劳工的利益还真的难以得到有效保护,久而久之,劳资矛盾定然会发展为劳资冲突。搞吧,不行!不搞,也不好。这还真是一种两难的境地。

      西方社会的工会在处理劳资矛盾方面很有影响力,它会主动替劳工来争取权益,当然,也会坚决地保护劳工的权益。在加拿大,如果企业有工会,雇员可以直接找工会维权,而不需要向就业标准局投诉。这一点,中国的玻璃大王曹德旺跑到美国开工厂,他体会最深。他就因为水土不服,被工会搞得头晕脑胀。

      所以,如果有工会,劳工的权益就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监督保护,企业主就不会随便突破法律的限制。仔细想想,因为没有有效有力的监督,在中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形同虚设。突破劳动法的行为得不到有效监督和制止,结果,996自然就成为了常态。

      最后,就是中国的社会结构有996存在的基础,这主要是指后备劳动大军。

      中国就业人口巨大,这就造成劳动力的买方市场。工作少,等工作的人多,狼多肉少呗!一个工作,你不干,自然有人干,后面排着长队眼巴巴地等着呢。有的时候,别说你不想干,就是你想干,别人还要把你从岗位上挤下去呢!

      这些年经常听到所谓的精英阶层悲叹谁谁谁英年早逝。为什么?不就是压力山大嘛!不就是“工作996,生病ICU”嘛!

      我不喜欢人口红利这个词。为什么?说白了,人口红利不就是说利用充裕的后备劳动大军压低劳动力价格,从而利用廉价劳动力获得收益吗?

      人口红利应该算是资本原始积累的畸形产物。随着经济发展,财富积累,适龄劳动人口下降,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即便是将人口红利改为人才红利,也难以改变财富向资方迅速集中导致的劳资利益冲突加剧的现状。现在流行一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是啊!既然有钱了,就不要吝惜钱,顺应时代,采取主动,积极出手调整劳资双方的权益分配。亏钱的加钱,缺人的加人,让员工身体健康,心情舒畅地工作,这将更有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996问题不是一句“违法”就可以轻易解决的。政协针对996出来说话,说明中国已经开始重视劳工权益这个问题,但是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需时日,还需要综合考虑改进执法环境,加强维权监督和调整社会结构等诸多制约因素。不过,政协方面的表态似乎显示出中国官方对这一问题的某种积极态度。这应该算是一种进步吧!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在天朝,违法不违法不是法律说了算,而是党说了算。党已经说了, - 游客   2个月前
在天朝,违法不违法不是法律说了算,而是党说了算。党已经说了,宪政法治那是西方的那套制度,是邪路!
   1    0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