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第八站 斯坦福奇缘,硅谷传奇-思科公司

阅读量:472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如今,提起苹果和谷歌公司,恐怕世界上的每个主流国家或者主流人士,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在2000年之前,有一家神奇的公司,虽然他的产品不像是苹果和谷歌的产品和服务那么被最终消费者使用和体验,但是其传奇的故事和塑造富翁的速度被硅谷、三藩、加州、全美甚至全世界的IT和互联网及大中型行业客户里传颂,这家公司就是早期的硅谷人和IT界一直敬仰和崇拜的技术新贵,Cisco System公司。

-更换新log后的思科园区照-(引用网照)

 

人们最喜爱的故事之一,莫不过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故事。然而思科公司几乎就是这个故事的翻版,5年的创立,十年的发展,到2000年巅峰时期,公司的市值曾经高达5500亿美金,雄踞在当年世界市值最高公司的首位,几乎相当于当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而2015年也就是15年后人尽皆知的苹果公司,其市值也仅仅比这个数字多了不到1000亿美金。因为当时互联网基础建设的需要,网络高速公路在各国的建设中如火如荼,所以思科公司的产品供不应求,业务在世界范围内快速的增长,促使了公司股票的疯狂飙升。正是如此,比起HP、IBM甚至微软公司,新兴的思科却成为了新贵。待遇普遍比业内高出很多,中国国内的年薪基本在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在那个年代应该很高的薪水了。同时思科也是比较早期的全员工持股或者期权的公司,所以也就塑造了很多千万甚至亿万富翁,很多早期加入思科的人,工资几乎成了零花钱。因此吸引了大批的出类拔萃的业内人士,打工者能够有这样的收入,怎么能够不成为被业内人士传颂和膜拜的神奇公司呢?

-思科园区照片,2006年后的新log-(注:此照片为网照)

 

思科公司的神奇之二,很少有人提及,但是却是一段真有其人其事的佳话。思科早期的创始人Leonard(雷昂纳多)和太太Sandy(桑迪)在斯坦福大学的不同学院工作,Leonard是计算机系的主任,太太Sandy是商学院的计算机主任,可是当时的计算机网络局域网是没有办法互联互通的,从而他们在校园里的互相传情、甚至喊一声一起下班就成为一种困难,也许曾经有然说过世界上唯有爱情的力量是最伟大的,果不其然,两人合作开发了一款多协议路由器,不仅仅解决了两人之间的通讯问题。这段传奇的姻缘,为后来斯坦福的大学校园网建设奠定了一定基础,这也使得斯坦福至今成为IT行业和当今最著名的互联网公司的发源地。Intel、谷歌公司、雅虎等知名的公司的创始人大多源自斯坦福。可以稍微夸张的说,没有斯坦福就没有今天的硅谷如此兴旺;也可以说如果没有思科的成功,恐怕硅谷的成型和兴旺,还会再推迟几年。因为神奇、真实而且就在身边发生的故事,更会激励着更多的硅谷人,甚至美国的年轻人为梦想前行。

 

离开谷歌顺着101向东南开,高速的两边矗立着一幢幢大楼和园区,仿佛在默默的述说和展示着硅谷的创业史,这里曾经有着无数IT和互联网公司的辉煌,曾经我的一个东家,就在现在的马路旁边,有着一大片建筑物群都属于那个我引以自豪的老东家公司NAI的园区,可是即使再凭着记忆,时过境迁,也搜寻不到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了……还有,曾经在世界尤其是IT领域里辉煌的SUN太阳公司,如今也没有了声息……这就是硅谷的节奏,也更是硅谷的魅力所在—不断的推旧陈新,优胜劣汰,看似太过血腥,可是自然界不就是如此吗?任何一个没有竞争力的物种,最终的结局就是被淘汰和消亡。所以硅谷的活力和动力,恰恰就是因为如此,充满了激情和变化。

 

下高速的时候,看见了BRODCADE,过去很多熟人和朋友曾经去过那家公司,再右拐思科的logo赫然印入眼帘,孩子们兴奋喊起来,爸爸的公司、爸爸的公司。我心里默默的想,如果思科是我的公司该会多好啊(呵呵),这只是我人生旅途中重要的一趟列车,后来我到站了,提前告别同事和公司,为了自己的梦想勇敢的迈出了站台。思科的确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凡事在这里呆上3年以上的人,或多或少的都被刻上思科公司的烙印,至今,我预见的每个思科人,无论什么原因离开的人,凡是提及的思科,都有着讲不完的故事和崇敬之情。所以我没有纠正孩子们,那是因为长大了,他们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这里虽然是爸爸曾经工作的地方,也是老爸成长和自我完善的地方。也许男孩子,天然对工作的理解就像是对于乐高、汽车和枪的感受,感觉工作或者公司是非常神秘而且又非常有趣的地方。加之男孩对于爸爸的崇拜作为一个动因,他们非常渴望和了解老爸曾经工作的地方会什么样子,所以这次北美之行,对于孩子本来最想去的是乐高和迪士尼,公司的参观作为我个人怀旧的一种仪式,也是我对于一些一流公司的仰慕,可是孩子们却真的乐在其中,这也许是另外一种学习和体验吧。

-最早的思科log,高耸的旧金山大桥-

 

通过思科的名称和logo可以看出来,再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和三藩市有如此的亲上加亲的感觉了。CISCO是SANFRAN CISCO最后的5个单词,是因为美国法律不允许地名注册公司,所以创始人巧妙的用了5个单词却把这家公司变成了500亿销售额,市值高达5000亿美金的公司;而思科的LOGO也直接应用了三藩的标志性建筑金门大桥作为了公司标识,尤其是老的标识,高耸的桥翼和一根根的缆绳,一眼便知道这家公司的出处。可是大约在2006年,思科为了进军终端即消费品市场,推广自己的IP电话、无线路由器等,修改了原有的比较严肃和呆板的标识,可是作为老思科的员工,大部分人还是更加喜欢和留恋原有的logo. 恋旧是人之常情,个人也是如此,可是从公司的战略和思科的vision来看,我一直很是钦佩思科不仅仅是一家赚钱的公司,更是一家非常有战略眼光、之行力和特别的文化的公司。因为10年前思科所预见的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化终究被一一兑现,只是非常可惜的是,他却没有成功的抓住任何一个自己预见的机会,成功的转型,这也许成为了大公司的通病所在。

很多年前,我自己曾经被这片园区的规模所震撼,后来每次带一些国内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大型企业总裁来,他们也都被思科园区的规模所撼动,每个建筑各异,里面的装修简洁但不缺乏稳重,但是因为是高科技公司,里面各类大屏遍布,而且里面免费食品、饮料应有尽有,还有健身等设备为员工锻炼提供方便。尤其是思科公司的传奇故事,让国内很多大企业和政府来到思科参观学习,其中我本人参与了两次时任部级领导和现任副国级领导对于思科的管理、治理的访问和学习,可见思科是一家多么具有号召力和影响力的公司。当然近十年来,随着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内企业的也在快速崛起,比如华为的园区,看上去感觉比起思科来更为壮观和震撼。但是,华为人聊起思科,虽然少了很多仰慕和羡慕,但对于这样的一个技术公司,仍然保持着基本的尊重和尊敬。当然,作为国人,我们也非常为华为公司自豪,并且见证了华为的不屈不挠的企业精神,现如今傲立在世界级的企业之林当中,让人钦佩不矣…..

思科园区规模非常的庞大,数坐研发、办公大楼静静的伫立在加州的阳光里,偶然间还可以看见有些楼栏杆和门框是早期的思科红,就是那种和金门大桥接近的铁锈红,估计2005年之后来的思科同事都很少再见到这种特有的思科红了。后来的变成了墨绿色,无论是印刷品、地毯、门框…..都润物细无声的通过颜色在传递着思科的转变,也就是说2000年前思科在以网络界的老大引领着IT界的发展和潮流,在那之后公司看见了另外一个巨大的市场,就是通讯领域即语音和视频,就语音终端看,早期的语音电话都是模拟到数字,但是思科就是这么一个创新的公司,看到了IP电话的便捷性和免费性,于是开始在全球各地开始打造IP电话、视频终端,为此不惜成本的改便了公司颜色、logo、市场特点登,10多年后再看,几乎每个机场、每个大企业甚至五星的酒店里登都在使用思科或者类似的VOIP的技术和设备了,不得不钦佩公司的远见和能力。当然,大公司对创新有着天然的热爱和阻力,这是因为企业的DNA和惯性所致,所以最终思科没有在终端市场尤其是终端的消费者这里占据一席之地,实在是非常的可惜。 

忽然看见一辆工程车停在门前,思科的logo赫然印入眼帘,走下车想和车子拍照,可是想不应该是到此一游的感觉,应该是回家的亲切,于是围着建筑慢慢的走了一圈。我尝试着寻找传说中的一个故事,说一个卖中式煎饼的斯坦福大学生,就是在思科和园区的几个大公司门口卖早点,居然月入十万美金?也许就是这些励志的故事激励着无数梦想创业的年轻人来到硅谷,从事着各种尝试,更多的是失败,但是也就是几个凤毛麟角的成功故事,为那些期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的年轻人,点燃了奋斗的航标灯。

 

思科早期的创始人就是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之后思科收购的数家IT公司,不仅仅创造了自己快速发展的道路,更是为众多创业的人提供了另外一条成功之路-其中和中国有关系的就是思科32亿美金收购了一个浙江做过地道的10年农民朱敏的故事:朱敏在做了10年农民后,恰逢机遇和个人努力,考上了浙江农业大学,之后去斯坦福读书,再出来创业,第一次的小成功之后,第二次创立的视频会议公司webex被思科以天价收购。关于这样的故事,思科每年都在发生,其中有一个确凿的规则就是,思科投资一些离职的员工,或者鼓励一些员工创业,并且最终以巨大的价钱再把这些人和公司重新收购回来。以 1999年思科七十亿美元的天价收购 Cerent 公司为例。其本身就是由思科前副总裁 Bhadare 创办的从事互联网上数据传输设备制造的公司,并且在早期得到思科一千三百万美元的投资,后来其又先后离开思科2次,公司又先后把他创建的公司收购回来。这已经成为整个IT乃至当今互联网业的佳话,所以目前谷歌、facebook等公司也学习并且鼓励内部员工创新,并且也延续到了国内的阿里和腾讯。

 

远远忽然看见一个行人穿着思科logo 的短袖T恤的员工,正准备迎上去打招呼,他仿佛有着急的事情匆匆驱车离去,那件熟悉的T恤不觉让我想起了那些年的旧金山全球员工大会,行业外的人很难想象,一个公司每一年都坚持把世界各地的员工,上到VP下到一个普通的工程师、销售、市场和秘书,在同一时刻,召集到一个城市,开为期1-2天的大会,场馆内,近七、八万人集中在一个会场,每次的会议内容都精心准备,每一次开幕,都如梦如幻,科技化的程度和表演堪比任何一次世界级的专业演出,同时每一次都会请一些演讲嘉宾,上至前总统克林顿、各界明星登,下至普通百姓。比如有一场演讲,至今让我记忆犹新。那就是没有四肢的生命,创造奇迹的Nick Vujicic ,进行激动人心的演讲,分享自己人生的态度;至今鼓励我努力前行。

 

每场会议的晚上都有思科之夜晚会,都有各种巨大的演出和娱乐,把众多的酒吧请到现场,布置各类互动的游戏设施,真可谓应有尽有;场馆外整个旧金山市仿佛都沸腾起来,一下子涌入的全世界来的数万名员工,穿着同样logo的T恤,穿梭于城市不同的街道,又散布于不同的餐馆、咖啡馆、酒吧…..每一次会议之后,都会发现附近的商场,outlets的货架空空如也,仿佛被扫荡过一样,后来的会议多是在拉斯维加斯了,因为只有这样的城市才有这么大的接待能力。与其说思科一年一度的员工大会是一次了解公司政策和产品的大会。不如说是公司一年一度给予员工的福利大会,因为会议之后多数人都选择休假,拖家带口的开始了美国之行。据说再后来的同学们就没有了这些福利,也许是控制成本原因,也许是因为科技发达的原因,大家都开始视频会议了。

我们驱车在园区里走了几个大楼,后来停下车,试图进入某个大楼,可是因为是周日的原因,没有看见什么人,这时可以感觉到公司的安逸和宁静,但是和刚刚参观的谷歌比起来,就发现如今的思科已经不再是昔日的新贵了,对于谷歌这些互联网公司而言则显得更加传统了,甚至和重生的苹果而言,也少了些许昔日的辉煌和活力。也许每一个企业都逃不过从快速发展,到成熟和稳定,再逐步走向没落的道路?可是真心希望昔日的IT霸主,今日的网络之王,能够再创辉煌。

 

硅谷,一个神奇之地;思科,一个神奇的公司!这个世界永远不变的就是变化,期待一直变化中的思科。再见硅谷,期待下一次再回硅谷;再见思科,也期望今后再访思科。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