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 导演一家四口感染新冠肺炎,17天内先后去世…

 
 
一场肺炎疫情,令多少家庭支离破碎,多少人妻离子散……
 
2月14日,湖北电影制片厂的讣告证实,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因感染新冠肺炎,于2月14日凌晨去世,享年55岁。
 
image
 
更令人悲叹的是,常凯的父母早先已经因新冠肺炎,双双撒手人寰。
 
在常凯去世当天下午,他的姐姐也因新冠肺炎去世。
 
短短数日,一家四口遭遇灭顶之灾!
 
image
 
常凯的妻子也已经感染新冠肺炎,不过目前情况稳定。
 
而他的儿子,由于远在英国留学,无法归国与家人团聚,反而逃过一劫。
 
全家感染,相继去世。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在病痛和绝望中经历了怎样的“炼狱过程”?
 
image
 
除夕之夜,由于禁令,已经不能去酒店聚餐,常凯便亲自下厨掌勺,与父母双亲和妻子其乐融融,共享年夜饭。
 
没想到,大年初一,噩运就降临在这个家庭。
 
常凯的父亲突然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病情逐渐加重。
 
当时,新冠肺炎已经在全国爆发,湖北更是风暴的中心。
 
心急如焚的常凯带着父亲辗转多家医院。
 
但是各个医院都已经爆满,就算托遍了周围的亲友,也没有找到床位。
 
image
 
无奈之下,常凯只能把老父亲带回家,尽最后的孝道。
 
大年初三,父亲就病情加重,含恨而去。
 
紧接着,常凯的母亲由于多日劳心劳神,免疫力下降,也感染了病毒,于初九清晨与他的父亲在天上“团圆”。
 
父母双亲刚刚离世,还未能送别一程,就又要面对新的打击—— 在床榻前服侍多日,常凯和妻子,以及他的姐姐,也相继感染病毒。
  
在奄奄一息之际,常凯可能是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于是留下了一封遗书,字字血泪,令人哀叹:
 
image
 
常凯的老同学闻讯,在网上发文悼念:
 
image
 
常凯是武汉人,无论是读大学还是工作,都从未离开过荆楚大地。
 
他的影视作品,也离不开脚下的土地。
 
2012年,常凯以制片主任的身份,参与拍摄一支关于长江三峡的剧情片《我的渡口》。
 
image
 
这部剧情片参加了2013年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在国内展映单元“中国新片”中,获得了一项提名。
 
在2014年第十四届平壤国际电影节上,这部电影包揽了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奖和最佳音乐奖三项大奖。
 
在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先进工作者一栏中,常凯留着一头长发。
 
image
image
 
有常凯的同事兼生前好友说,这是常凯年轻时的照片,常凯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与同事关系融洽。
 
据常凯的老同学朱麟辉回忆,当年一同求学的每天上午,大家会骑自行车到中华路码头乘轮渡过江,一上岸,总是来一场自行车“越野赛”。
 
image
 
十几公里的路,常凯总能甩朱麟辉一大截。毕业后,只要小聚,朱麟辉都会跟常凯提及他们之间的“越野赛”。
 
而常凯的另一位老同学杜子回忆称,常凯爱喝茶,“喝普洱的时候多些”。
 
常凯去世后,朱麟辉撰写了一篇悼文,说:群山为墓卧冤魂,长歌当哭祭兄弟。
 
网友们也纷纷哀悼,灾难就在身边,死亡并不遥远:
 
image
image
这些日子以来,家破人亡的悲剧发生了多少?有多少人没有等到全民“战疫”的胜利?
 
愿逝者安息,生者保重。经历了这场疫情,希望更多的人珍惜生命,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每一个平凡而温馨的小日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