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孕妇在医院大厅地板分娩!此前接连三次被拒绝入院

 

5日发生的事情。 图片来源:cityn已经生出来了,她给我推来一个轮椅。”

 
生孩子时遭受的那种身体疼痛,估计每位当母亲的都深深懂得。从媒体中看到这样的新闻,让人非常同情当事人的痛苦亲历。
近日,素里的一名妇女说,她分娩前接连三次去医院都被告知回家,第四次去时,她最终在素里纪念医院大厅的地板上生下了孩子。
“她很痛苦,一直在等待,等待,等待,”Pawandeep Samra的丈夫Gagandeep Singh Bandhan说起在12月25日发生的事情。

image

温哥华天空

图片来源:citynews视频截图
这对夫妇第一次去医院时,接受大约两个小时观察后被告知回家。因为Samra非常痛苦,他们只得又去了医院。
“我们第二次去时,他们给了她止痛药,然后又等了两三个小时,就又让回家了,”丈夫说。
“后来我们又去了一次医院。”
第四次去医院时,孕妇Samra在去医院的车上羊水就破了
夫妻两人在产房大厅附近下车,Samra解释说,她后来“弯下腰……把已经生出来的孩子抱住”,“旁边有一位社区女保安,我挥手让她打电话给医生或护士,因为孩子已经生出来了,她给我推来一个轮椅。”

image


图片来源:Prabhjot Kahlon @PrabhjotKahlon推特
丈夫说,妻子在大厅分娩后,工作人员后来拿着担架过来,将她放到担架上,接过来刚刚生下的宝宝,将Samra的裤子剪开,“你可以看到她当时是半裸的...我有点吓坏了,他们也被吓坏了。”

image

图片来源:citynews视频截图
幸运的是,Samra和Bandhan说他们的新生宝宝很健康,一切都很好。
“底线是母亲需要被倾听”
Carly Bonderud是一名分娩教育工作者,她说遗憾的是,她对Samra的故事并不感到惊讶,因为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在她近十年的工作中,Bonderud说女性常常没有被倾听。
她说,医护人员要么干预过多,要么干预不足。在这两种情况下,“底线应该是母亲需要被倾听——而这并没有发生。
虽然Bonderud鼓励母亲和她们的伴侣尽可能多地学习怀孕、生产的相关知识,但她补充说,医护人员最终有责任为这些患者提供应得的护理。
“责任应该在医护人员身上。他们应该想,‘我们需要倾听病人的意见。’”
然而,她说,医患关系中的权力不平衡会使准父母不愿意说出来,即使他们说出来,医生也不太可能听。
“我们一直以为‘他们会照顾我们’。医生们也接受过‘我们控制一切’的培训,我们会照顾你,”Bonderud解释道,但在分娩时,她强调“它更直观……我们实际上更直观地知道我们的身体需要什么。这是其中一个没有被倾听的方面。“
“类似事情发生在医疗保健的所有领域,但分娩确实被忽略了,因为还涉及文化背景。”
Bonderud说,她经常看到父母试图提出问题,但被人们告知“问问你的医生”而打断。

image

图片来源:citynews视频截图
菲沙卫生局向在大厅分娩的妇女道歉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医护人员只凭经验的误判,和孕妇的沟通出了问题?还是由于疫情期间,医院员工工作压力太大,床位也紧张导致意外分娩?
下午的最新消息称,菲沙卫生局公共事务沟通顾问尼克·伊格兰 (Nick Eagland) 称,“出于保密原因,我们无法讨论个别患者病例”。
“很遗憾听到这名妇女在素里纪念医院的经历。我们致力于为到我们每一家医院就诊的每个人提供安全和及时的患者护理,”他在周四发给媒体的电子邮件中说。

image

Vansky.com

图片来源:Lauren Collins
菲沙卫生局项目医疗主任兼母婴、儿童、青少年项目区域部门负责人Darren Lazare博士周四表示,虽然他无法具体谈论Samra的经历,但他代表菲沙卫生局“向患者和她家人道歉”尽管他个人没有涉及此事。
当被问及在什么情况下,一名孕妇会在第四次就诊前一天三次被医院告知回家,Lazare回答说,在评估分娩患者的过程方面,一名妇女可能会有痛苦的宫缩,可能正在流血或破水。
“她可以打电话,电话那头有一位专业护士,在素里的家庭分娩部门工作,或者在菲沙卫生局的任何一家提供产科护理的医院工作。她可能会住院,在这种情况下她会被一位护士看诊,并根据她的宫缩情况、分娩情况进行评估。然后无论是家庭医生、产科医生还是助产士,该患者都会被某人看诊。他们会完成评估,回顾妊娠史,并在大多数情况下确定胎膜或羊水是否破裂、宫缩的强度、宫缩的频率。”
并检查患者的子宫颈以查看其扩张或开放程度,并根据该评估,“根据情况,可能查看其他事项”,然后做出决定,“与患者和其家人交谈,关于下一步该做什么。”
处于早期分娩或仅扩张两三厘米的人可能会被告知回家。Lazare说,这种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当被问及在孕妇Samra的情况中,是否遵循了上述规定时,Lazare说需要审查病例。Lazare 说,菲沙卫生局已经联系了Samra,“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希望与其保持沟通并讨论她的经历。”
来源:citynews、saanichnews

 

分娩后,工作人员后来拿着担架过来,将她放两三个小时,就又让回家了,”丈夫说。 “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