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的这些中国人:我为什么不讲人情

阅读量:1849 评论数:6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我前面讲过一个故事,说我在TIM HORTONS工作的时候,曾经拒绝主管对我的无理的工作要求。这个故事其实我老婆也是第一次知道。他看了我这个故事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你这个人不讲人情。


她的这句话真是提醒了我。这些年来,我在温哥华生活,时间长了,就特别不讲人情了。比如说,有些人,接触一段时间后,我不喜欢,我就不再鸟他,即使他是老板。过去我在中国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有些时候,有些人想硬拉我参加什么社团或者聚会,我不喜欢就不喜欢,不仅拒绝,也不怕得罪人。过去我在中国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


美国大选的时候,我和儿子谈论川普和希拉里,我儿子重复新闻媒体中渲染的各种候选人的丑行,我就很严肃的告诉他,选总统不是选圣人,道德不应该成为任何意义上的标准。过去我在中国的时候,看待领导也不是这样的。


总之,我不再是一个所谓的讲道德人,而更是一个讲法、讲公平、讲责任的人。可惜的是,我见到的多数华人,无论在中国大陆还是北美,还是习惯于简单的从道德上去看问题讲问题,就事论事的少,从法的角度看问题就更少。很多人还自以为有高度。

 

 

问题是,道德怎么就成为一种高度了呢?


我这一代人,从小被灌输的是所谓马克思主义,但是也因此学习了一点马克思主义的皮毛。有趣的是,马克思恩格斯可是从来没有仅仅从道德的层面讲问题看问题的。马克思在多篇文章和著作中讲到道德,最著名的包括:《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德意志意识形态》、《神圣家族》等。


道德,在马克思看来,本质上是反动的,当然这是哲学意义上。它最重要的特征就是阶级性和时代性,从根本上讲,道德只是统治阶级奴役被统治阶级的工具。
也就是说,被统治阶级必须讲道德,而统治阶级却可以不把道德放在眼里。看看至古以来的帝王将相,包括当今的某些国家社会,哪里不是这样?

 

我年轻的时候,见识过所谓的活生生的道德典范,从曲啸到李燕杰到张海迪。现在回头来看,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就是这个曲啸,这个卫道士,硬是把邓丽君的歌曲污蔑为什么靡靡之音,还说什么《何日君再来》是唱给日本皇军的反动歌曲。导致整整十年,大陆人民听邓丽君的歌都成了非法行为。


成年以后,我自己在《广州日报》从事新闻工作多年,也曾经在报纸上吹嘘过一些广东当地的道德楷模。有些被吹嘘的年轻人,甚至连自己的心智都还没有成熟。结果真正是害人害己害社会。

 

 

所以,我真心奉劝大家,我们做人要有道德,因为我们自己终归是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人。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做道德的奴隶,更不要做所谓道德的卫道士。
看看你的周围,凡是大讲道德的人,张口闭口道德的人,一定是没有什么底线的人。道理非常简单,因为,与法律相比,“道德”从来就是连一个明确的标准都不存在的!


讲一句我自己心中的大话吧:以道德评是非必得不公,以道德选人才必得小人!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合法的未必是道德的,黃赌毒都合法 - 但大部分人都認為不道德   3个月前
   1    0
道德多是约束别人的 - 法律约束每个人,包括自己   3个月前
   1    0
游客   3个月前
人无完人,过去犯错,改了就好
   1    0
一个糊涂虫,道德是在法律之上的.法律是底线.都在底线上徘徊, - 游客   3个月前
一个糊涂虫,道德是在法律之上的.法律是底线.都在底线上徘徊,那社会是很low
   1    0
游客   3个月前
扑咚...
   1    0